2015年2月15日 星期日

南華揚威澳洲 (4)

打開勝利之門

就在南返途中,中國隊於919在新南威爾士州小市鎮Tamworth 9 : 0 狂勝該市市隊,才首次在澳洲嘗得勝利的滋味。

中國隊回到雪尼後,於922與澳洲隊作第 4 次較量,上半場15分鐘張希恩建功,下半場後段李惠堂連入兩球,其中第一球皮球穿網而過,飛向球門後的觀眾席。澳洲隊完場前才破蛋。中國隊終於首次擊敗澳洲隊。

臨時加碼

根據原本計劃,中國隊只到新南威爾士及昆士蘭兩州訪問,但因中國隊大受歡迎,於 9 月尾應邀轉戰維多利亞、南澳大利亞兩及塔斯馬尼亞三州,踼了 9 場比賽[A1] 。該三州的足球水準明顯較低,讓中國隊得以取得較佳成績 – 6 2 1 負,中國隊此行取得的 8 次勝仗,有 6 次是在這三州賽事中取得。

其中兩場賽事較為重要,第一場是929在墨爾本以 1 : 3 敗給澳洲選手隊,這是一場非正式的國際賽,澳洲隊除維多利亞本州選手外,還有來自新南威爾士、塔斯馬尼亞及南澳大利亞各州的好手。

第二場是於106日在阿德雷德與澳洲隊打成 2 : 2 平手,這是與澳洲隊的第4場較量,亦為這次訪澳的最後一場。澳洲隊由新南威爾士、維多利亞和南澳大利亞等州球員組成。

由於臨時加碼,訪澳之行比原定預計時間長了很多,趕不及回港參與聯賽開鑼。本來紐西蘭也想邀請中國隊到訪,但因南華還是要趕回港參加本地賽事,因而婉拒。

中國訪問澳洲,在5個州全部 24 場比賽的成績為 9 8 7 平,期間進球 63 ,半數由李惠堂射入,失球54。其中與澳洲代表隊比賽了 5 場,1 4 敗。24入場總人數達134,000[A2] 

從成績上看,中國隊 (即南華隊) 實力比澳洲國家隊有所不如,與省隊則不相上下,比起市聯賽的前列球隊則佔優勢。但實際上,客隊腳法與短傳滲入的打法令踼法粗枝大葉的主隊大開眼界,只是身裁體力吃虧,而且場地欠佳,大都是在木球場比賽,草地泥濘鬆軟,大大影響了以地波推進為主的華人球員的發揮。加以訪問期間應酬太多,舟車勞頓,球隊後備力量又不足,所以不能以此成績將兩地足球水平比較而莽下結論。

無論如何,這次澳洲之旅,令到亞洲和澳洲球圈從此知道華人有此勁旅。

此外,在這次遠征澳洲的各場比賽,李惠堂都以正選上陣,其入球並佔了中國隊全隊入球的一半 (31)。可見李惠堂已趨成熟,在這次征澳的出色表現,奠定了他在南華甲組隊中的正選地位。

中國隊在澳洲各場比賽紀錄如下:


日期
對賽球隊
比賽地點
結果
備注
1
811
新南威爾士州隊
雪梨
3 : 3
球場:雪尼農業展覽場;觀眾:40,000
2
815
雪尼市隊
雪梨
2 : 4
球場:雪尼一號木球場;觀眾7,000
3
818
澳洲隊
雪梨
1 : 5
球場:雪尼農業展覽場
4
822
Granville
雪梨
2 : 2
主隊是雪尼市一隊地方球隊,球場:Clyde Oval,觀眾3,000
5
825
澳洲隊
紐卡素
3 : 4
球場:Newcastle Showground;觀眾:16,000
6
829
紐卡素區代表隊
Hamilton
1 : 7
球場:Tramway Ground觀眾:18,000。場地太差,球場滿佈煤塵,中國隊演出失準。
7
901
Wollongong
Wollongong
1 : 1
球場:Bode’s Oval;觀眾:12,000人。主隊代表雪尼以南的Illawarra區。
8
905
Maitland
紐卡素
2 : 2
球場:Abermain Recreation Ground;觀眾:1,600
9
908
昆士蘭州隊
布里斯班
1 : 1
10,000觀眾,Brisbane Cricket Ground
10
912
葉士域治
葉士域治
2 : 4
球場:Ipswich Cricket Reserve
11
915
澳洲隊
布里斯班
0 : 5
球場:Brisbane Cricket Ground12,000觀眾。
12
919
Tamworth市隊
Tamworth (新南威爾斯市鎮)
9 : 0
球場:No 1 Oval
13
922
澳洲隊
雪梨
3 : 1
球場:雪尼農業展覽場
14
926
雪尼市隊
雪梨
2 : 3
球場:Murrumburrah Showground
15
929
澳洲選手隊
墨爾本
0 : 2
Fitzroy Cricket Ground,張鍚恩有出場。
16
1003
南澳大利亞州隊
阿德雷德
6 : 2
球場:Jubilee Oval
17
1006
澳洲隊
阿德雷德
2 : 2
球場:Jubilee Oval
18
1009
維多利亞省隊
墨爾本
3 : 1
球場:墨爾本木球場
19
1013
塔斯曼尼亞省隊
Hobart
1 : 2
球場:North Hobart Oval
20
1017
Hobart
Hobart
8 : 1
球場:North Hobart Oval
21
1020
塔斯曼尼亞州隊
Launceston
4-1
球場:木球場
22
1024
Launceston
Launceston
5-1
球場:木球場
23
1027
維多利亞州隊
墨爾本
2-0
球場:Essendon Cricket Ground
24
1110
南岸隊
Woonona, Wollongong
0-0


1117,中國足球隊結束3個多月的訪澳之行,從雪尼乘船回國。這次為免重蹈覆轍,不再乘坐日本輪船,而是選擇了 Eastern and Australian Line S S Arafura,途經山打根 (現東馬來西亞沙巴東部) 及菲律賓馬尼拉,在山打根又以6:1大勝當地華僑代表[A3] 

回程需時大約3星期,128下午3時,遠征隊回到香港,大批市民到碼頭迎接,爭相一睹球隊風采。

遠征隊對埠際賽隊

應廣大球迷的要求,香港足球總會於1215舉辦了一場南華對埠際賽選手隊的表演賽。

比賽當天,到快活谷香港會球場觀戰的球迷估計有8,0009,000人。場內的觀眾棚座座無虛席,球場東面不遠的禮頓山上的政府宿舍天台也擠滿了無數觀[A4] 

華僑日報體育記者黃嗇名在1951年出版的《球國春秋》中記錄了這場『自香港有足球比賽以來的最動人一幕』:『這天黃泥湧道住宅後方的土山,也擠滿了無數的普通觀眾,球場之內,只有有蓋和無蓋兩大棚,兩球門後方還陳列著許多附近窮戶搬來給經濟看客站立觀戲的凳子。這些站凳,在當時香港足球場的看台設備還不齊全的時候是很多的,每客一毫。每逢有球賽的一天,附近窮戶搬凳子到球場去賣座的,總有很多收入。這些情形,凡是香港的老球迷,都曾經歷過。當時,還有一些窮光蛋,既不上山,也沒錢買票入座,只是在棚座下的縫隙中窺來窺去,偷看片鱗隻爪[A5] 

南華基本上採用了征澳的正選陣容,只用林玉英代替梁棣芳,另以華東球員張鍚恩代替葉九臯。港聯則為將於1924年農曆新年到上海出席三角賽 (香港、上海、漢口) 的埠際賽選手隊,其中5人來自港會 (包括隊長 Jim Stewart),兩人來自九龍會,兩人為警察球員,一位添馬艦隊球員,還有一位炮兵球員。

結果雙方上下半場各入一球,以 1 : 1 握手言和 (港聯由港會球員S D Begg入球)。這場賽事在當年是全港盛事,比賽過程有電影公司拍成紀錄片,在電影院中播[A6] 

南華球員和整隊的表現在征澳之後有明顯的進步,為其在這屆本地賽事中獲取佳績奠下基礎。
南華這次遠征澳洲還有手尾,由於籌款和門票收入未能完全支付所有費用,於是要於1924年初首次搞馬彩,發行1萬張馬票,每張5元,以彌補赴澳旅費。此後馬彩成為南華會每年的例行活動[S7] 

1920年代一張從飛機拍攝的港會球場照片,據估計場中舉行的是1923年12月15日的南華征澳隊對滬港杯香港隊的比賽。


華東選手的不滿

三名入選中國隊的華東選手的其中兩人王振升和申國權,只在訪澳洲的最初14場隨隊,未完成所有行程前便於10月中自行離隊,大約於118途經香港返國。二人還聯署了兩封信在南華早報刊登出來,聲稱此次澳洲之行被『賣猪仔』,球員變成『職業表演[S8] ,為一間私人公司賺錢。又投訴南華會騎劫了這次本應是國家隊的活動,為自己體育會宣傳。二人更認為受到不公平對待。

二人指出,他們出發往澳洲之前,曾與米勒簽了一紙合約,那時的理解是中國競賽委員會應澳洲聯邦足球總會的邀請,派出中國代表隊訪問澳洲。及至到達澳洲之後兩星期,球員被要求再簽一張新合約,裡面的條文指此後球隊比賽事宜完全按照米勒成立的公司的指示而安排,而中國競賽委員會和澳洲聯邦足球總會卻無提及。球隊在成行前和途中所籌得款項和門券收入,他們均没有收到分毫。

信中又指責球隊採用南華會的球衣、橫額、徽章、信紙等物品,雖然二人曾向莫慶和米勒抗議有關球衣的問題,但一直未有得到解決。當地報章又常稱球隊為南華而非中國隊,但莫慶等又不作澄清。莫慶甚至在用中文演說時,也稱球隊為南華。

二人又稱在隨隊的14場賽事中只有一場獲派出場,而莫慶的解釋是他們水平不夠,二人當然並不同意。又指開始14場差不多全部用同一隊人腳,比賽頻密加以舟車勞頓,令球員疲憊不甚,以致戰績未如理想,令中國失去向澳洲及全世界展示中國足球的真正實力的黃金機會。

他們亦指責莫慶向當地華僑為南華會募捐,是利用中國隊的比賽為南華會爭取利益,没有履行身為中國足球代表隊領隊的責任。

二人曾向中國駐麥爾砵總領事投訴,領事召集了莫慶、米勒、聯邦足球總會代表S H Stack,以及王申等人開會,但二人對於會議結果不滿,於是在總領事的安排下返國。

最後,二人聲稱會就此事向中國競賽委員會投[S9] 

另外亦有人投函報章,指中國隊球員收受報酬即每人5司令,有違業餘球員之守則。有關方面後來亦致函報章澄清没有每人5司令這回事。

球隊回港後的歡迎宴上,南華會義務秘書阮振輝 (音譯) 指出南華會為成全此行出錢出力,一心只為國家。他認為此事反映出盡快成立一個中央足球組織的必要,並希望正在籌辦的中華業餘體育協會可以順利組[S10] 








 [A1]遠征隊没有去西澳洲,因為主辦當局認為西澳洲太遠,而且不了解當地球員的質素,見The 1923 Chinese Football Tour of Australia


 [A2]The 1923 Chinese Football Tour of Australia


 [A3]《中國足球書》(英文版)第67頁。


 [A4]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23-12-16


 [A5]《球國春秋》對這場比賽的場面描述十分生動,然而對於戰果卻出錯:『南華征澳隊名不虛傳,果然勝了。』而事實上雙方是和局收場。


 [A6]Along the Sports Road, p54


 [S7]『三十二年來南華體育會總檢討』之二,載華字日報1935-03-31。馬票採取搖彩與跑馬相結合的方式博彩。每張馬票上印有一組號碼,公開發行,每張售價2元。開獎的方法是,到截止日期,先由香港賽馬會用攪珠的方法,攪出10多個號碼,用以配上在大馬票錦標賽中的一場賽馬中的出賽馬匹,然後在賽馬進行中,哪些馬跑第一,這匹馬所配號碼,便算是頭獎,跑第二的馬匹,它所配的號碼就是二獎,跑第三的馬匹所配的號碼就是三獎,其餘的落第馬,以及那些攪出而没有配馬出賽的號碼,全部算是入圍獎。大馬票每年發行三次,分春、夏、秋三季。1931年那年的頭獎獎金高達10萬元,夠買兩幢4層高的樓房。而當時一般工人的月薪僅10多元。(《香港全紀錄卷一:遠古至1959.》,第191)


 [S8]二人引用當地報章The Referee用語。


 [S9]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23-11-22


 [S10]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23-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