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1日 星期六

1923-1924 南華首奪甲組聯賽錦標

這屆甲組有達奧米艦及狄斯巴治艦 (代替又臨時退出的潛艇隊兩隊艦隊新加入;另上屆聯賽冠軍京士陸軍這屆已定於11月尾調離香港,所以只會踼 8 週,之後其在甲組的位置已決定由東沙利陸軍代替。

此外,上屆已參加的海軍艦隻球隊:添馬艦、地丹拿艦、岩布士艦、德班艦、鶴健士艦、卡萊爾艦,均悉數繼續參加。再加上銀牌衞冕冠軍九龍會、香港會、炮兵、警察和南華,一共14隊。

乙組則有16  西洋會、大學、地丹拿、聖心、京士陸軍 (後由東沙利陸軍代替)添馬艦、鶴健士艦、南華甲乙、菲律賓僑民、九龍會、Iriquoise、聖若瑟、德班艦、炮兵、港會、HMS Bluebell、達奧米艦、HMS Marazion  HMS Hollyhock (聯賽開鑼後才加入)

甲組港會這屆羅致了幾名新球員,加強前鋒和後防;另從炮兵那裡挖了一名球員屈臣過來,這屆實力比上屆強。銀牌衞冕冠軍九龍會則分別從上海和本港的後備軍找來曲克和希路;而上屆舊人除史加利已離開香港外,其餘全部繼續效力,所以其實力有增無減。警察亦增添了數名好手。

南華因為遠征澳洲未返,無法參加季初的比賽。不過,除南華外,岩布士艦、德班艦、鶴健士艦及加卡萊爾艦都未能趕及在聯賽開鑼前報到,所以於 9  29 日開始的尋常杯先由在港的 8 隊球隊比賽。

後來德班艦終因在華北的任務未完成而無法來港參加比賽;而季中添馬艦踼了12場後,隊中的海軍陸戰隊員要到廣東,參與應付所謂『截留關餘』事件[1] ,令該隊自1923年聖誔節起即不能在港出賽[2] ;達奧米艦則踼了14場後被調走,兩隊未完成的賽事的積分全部撥歸各自的對賽隊伍。到季尾原本的14隊球隊只剩下10隊比賽。

在南華缺席之下,上半季東沙利陸軍和添馬艦領先群雄。征澳回來的南華要到12月才開始加入聯賽,經過多月來的征戰,南華正處於巔峰狀態,有如猛處出閘,首場於 12  19 日對著中下游隊伍警察,即以 4 : 0 將之祭旗。次仗 12  22 日又大勝強隊岩布士艦隊 6 : 0

此後南華在績分表上逐步從後趕上,追過東沙利陸軍,並一直保持不敗。至 1924  4  12 日與港會打成 1 : 1 平手,因為隨後的東沙利陸軍只剩下兩場比賽,但已落後南華 分,而南華還有 場比賽在手 (對東沙利陸軍、九龍會和鶴健士艦),陸軍在績分上没有可能再收復失地,因此南華提早宣布成為這屆聯賽冠軍,亦是香港足球史上首次由華人球隊奪得甲組賽事的錦標[3] 

聯賽大銀杯後來放在德輔道中的麗華公司讓公眾人士參觀。


南華下半季陣容如下:

                       
                       
                       
                                            
                      
                       
                     
                      
                     
                  
                  
                   耀

     (後備:吳鑑泉[4] 、歐傑生)

1923年的南華足球隊職球員


東沙利奪銀牌

銀牌是東沙利陸軍與九龍會之爭,這場『軍民對抗』於315舉行,一如其他重要足球賽,地點是快活谷的港會場。

一隊是聯賽亞軍、軍方勁旅,另一隊九龍會是衛冕冠軍、且自從取得專有球場之後狀態大勇,本應是一場龍虎鬥,可是比賽並非如意料之中的精采,雙方大部份時間在中場混戰,甚少能威脅對方籠門。九龍會主將Muir於上半場便傷出,更令該隊無法正常發揮。結果雙方加時仍然00[5] 

兩隊於45重賽,雙方陣容如下:

東沙利:
門將 ─ Douglas
後衛 ─ Cooper、Williams
中衛 ─ Peter、Boniface、Bristowe
前鋒 ─ Charlesworth、Eaton、Wooldridge、Humberstone、Mackleworth

九龍會:
門將 ─ A Duncan
後衛 ─ F Wheeler、T L Knight
中衛 ─ A Turner、J McKelvie、H G K Wheeler
前鋒 ─ A Letham、H Roberts、S G Hayes、R Nash、K Mason

比賽在雨中進行,雖然場地濕滑,但兩隊表現反而優於上仗。上半場雙方互有攻守,但九龍會攻勢較有威脅,可是先開紀錄的卻是東沙利,35分鐘九龍會門將Duncan將東沙利前鋒Eaton的傳中球撲了入自己籠門,半場九龍會落後一球。

下半場九龍會努力反攻,由中鋒Hayes在一次門前混戰中射入,追成11。可惜隨後九龍會左後衛Bishop傷出,只能以10人應戰。東沙利本來大有機會再度領先,可惜Eaton射的12球被Duncan救出,結果90分鐘法定時間內無法分出勝負,加時20分鐘再賽。

加時上半場東沙利已控制大局,由McKelvieHumberstone先後建功,餘下時間九龍會無力挽回敗局,最後陸軍 3 : 1 擊敗九龍會奪銀牌冠[6] 

初級組銀牌則由地丹拿艦奪冠,亞軍是另一艘戰艦HMS Marazion[7] 





球隊介紹

東沙利陸軍

東沙利陸軍即東沙利兵團 (East Surrey Regiment),成立於1881年,是英國及北愛爾蘭的軍團。曾參與波爾戰爭 (Boer’s War)1903年起駐守印度。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主要在西線作戰。

達奧米艦及狄斯巴治艦

達奧米艦 (HMS Diomede) 及狄斯巴治艦 (HMS Despatch均為改良 級巡洋艦,同於1919年下水,1922年服役,編入第 輕巡洋艦分遣艦隊 (The 5th Light Cruiser Squadron),派駐香港 (China Station),於當年12月抵港,與另一艘同級戰艦德班 (HMS Durban一起接替 C 級巡洋艦開羅、居了及哥倫布 (HMS Colombo)1925年調往紐西蘭。

HMS Diomede


HMS Despatch


禁止戰艦加入聯賽

英軍艦早於香港出現足球運動初年已自行成立海軍聯賽,另亦加入港會舉辦的銀牌賽,其中山多倫艦便奪得第一屆銀牌賽冠軍。足總聯賽方面,自1908年成立以來,海軍球隊只有海軍船塢及長駐本港的添馬艦,直至1914-1915年,海軍才正式派出一隊聯隊加入聯賽。
1920-1921年足總批准海軍以艦隻為單位加入聯賽,但很快便後悔,因為海軍船隻越來越多,而且來去飄忽,踼幾場銀牌淘汱賽還可以,但要踼足7-8個月的聯賽則經常出現困難。
蓋第一次世界大戰 (1914-1918) 後,美國和日本掘起,國勢日盛,掀起太平洋海軍軍事競賽,1922年英國和美日法意等國家簽署華盛頓條約,限制簽署國的海軍實力比例,主要是限制主力艦和海防炮台的數量,對巡洋艦及驅逐艦則只限制每隻噸位[8],於是,香港在不能多建炮台的情況下,唯有更加依靠皇家海軍中國艦隊,令該艦隊船隻數目不斷增加[9]
在足總大開方便之門下,海軍毫不客氣,至1924年為止共有 9 艘英軍戰艦曾經派隊參加[10] 。但由於艦隊調防頻密,嚴重影響聯賽賽程,這兩屆尤甚。
本屆賽事結束後,足總於 1924  4  24 日的屬會代表會議上,決議修例只准長期留港的球會加入聯賽,以後禁止遠洋船加入[11] 。於是自此之後在聯賽表上只看到海軍一隊,不再見到各式各樣的艦隻出現 (添馬艦除外,因添馬艦長期停泊在維港,不算遠洋船。)




新球例

英國足球總會於1923年8月一次會議中通過新例,規定在射12碼罰球之時,除了守方門將及主射罰球的球員之外,所有球員須站在禁區外,直至罰球射出為止。之所以有此新例,是因為經常有守方球員站在12碼點前面,阻礙對方球員主射罰球[12]


三角埠際賽

港隊演出優異

1924年舉行的滬港杯埠際賽是1908年創辦以來的第四屆,之前三屆都是香港與上海兩地之爭,這年首次加入第三個商埠 ─ 漢口。

漢口即『漢水之口』的意思,地處兩江 (漢水、長江) 合流的咽喉之地,甚具戰略價值,鴉片戰爭後開埠通商。1894年甲午戰爭前後,西方列強在英國帶頭下,在漢口設立英、俄、法、德、日5國租界,租界數量僅次於天津,居全國第二位,面積僅次於上海、天津,居全國第三位。這次參加三角賽的漢口球員,看他們的名字均為英籍球員,應為英租界的英籍軍民。

三角賽由上海主辦,於1924年2月5日開幕,揭幕戰由香港對主隊上海。

雙方隊陣容如下:

香港:
門將 ─ Weness (添馬艦)
後衛 ─ Wynns (警察)、C E Bishop (港會)
中衛 ─ J McKelvie (九龍會)、Jim Stewart (港會)、Eliott (炮兵)
前鋒 ─ Charlesworth (東沙利)、Eaton (東沙利)、Johnson (警察)、Nash (九龍會)、S D Begg (港會)
後備 ─ Wavish、Wheeler (九龍會)、A Mair (港會)、Castledine

上海:
門將 ─ Remedios
後衛 ─ Turner、Quayle
中衛 ─ Phillips、Crawford、Falconer
前鋒 ─ Witschi、Johansson、Goldman、Coulcher、Wilson

前兩屆滬港杯均由上海奪標,故賽前當地球迷認為他們的代表隊會輕易取勝,但他們看到的令他們驚訝。球賽之前一晚曾下雨,比賽當天球場有霧,場地濕滑,但香港球員演出水準,並没有受到場地影響,開賽僅7分鐘便由Charlesworth先開紀錄;25分鐘Johnson為港隊再下一城,上半場港隊兩球領先。

下半場開賽後上海表現大為改善,而港隊則出現疲態。比賽至大約20分鐘,Coulcher為主隊扳回一球。此後上海繼續壓迫,約10分鐘後,Coulcher接應Goldman傳球再入一球,追成2:2平手。此時港隊如夢初醒,抖擻精神從新投入比賽,兩隊拼命爭取致勝入球,完場前5分鐘港隊由Begg射入,又以3:2再度領先,以為必勝,可惜臨完場一分鐘被上海隊Witschi以一球地波追成3:3完場[13]

士蔑西報形容這場比賽是有埠際賽以來最精彩的一仗,入球清脆利落,梅花間竹,隨隊的香港足總秘書F T James接受訪問時認為港隊實應獲勝,他指出連上海當地人也承認香港隊全隊表現比上海大為優勝。上海隊有一條很好的前鋒線,後防卻頗為不濟[14]

漢口成魚腩

三角賽賽事頻密,主隊上海惡戰香港後,翌日 (2月6日) 又與漢口比賽,但漢口實力太差,竟被連續兩天比賽的上海狂勝10:0。

香港休息了幾天,於2月8日才再出賽,港隊知道漢口是魚腩,最後一定要和上海舉行決賽,爭奪冠軍,於是派出了3名後備球員以保存實力。結果港隊在未盡全力之下,仍以5:1大勝漢口,入球者為Castledine (2)、Nash (2)及Eaton[15]

到此為止,香港和上海均以一勝一和取得3分,於是要舉行決賽,比賽於2月9日舉行。

上海倖勝

這次輪到香港不利,香港剛踼完對漢口的比賽,而上海則休息了兩天。加以比賽當天場地泥濘不堪,皮球著地後不會彈起,有利於體力較佳的上海球員。更糟糕的是,前後線兩名主力球員 ─ Wynne 和 Charlesworth ─ 受傷缺陣。

開賽後上海憑順風優勢,對港隊施壓,但泥濘的場地令上海球員無法好好地組織攻勢,港隊穩定陣腳後不時反擊,但亦因場地太濕滑而無功而還。結果上半場兩無紀錄。

下半場上海加強壓力,港隊後防雖然演出優異,但終於在完場前10分鐘,被上海前鋒Coulcher一箭定江山,射入全場唯一入球,上海以一球僅勝香港,奪得這屆三角埠際賽錦標[16]








 [1]廣東海關一直被西方列強所把持。192312月,廣東國民革命政府決定截留粵海關關餘,並要求收回海關主權,美、英、法、日、葡五國軍艦16艘停泊珠江口,以武力威脅。孫中山立場堅定,不為所動,結果各國在19245月應允照付廣東政府應得的關餘

 [2]Hong Kong Telegraph1924-05-03

 [3]南華最終無法保持不敗紀錄,不敗之身於419被東沙利陸軍以2:1打破。

 [4]吳鑑泉於上半季踼右後衛,但自農曆新年起即一直未有出場,至季尾戰東沙利陸軍一仗才又露面,但狀態卻顯然並未回復。見Hong Kong Telegraph 1924-04-21


 [5]Hong Kong Telegraph 1924-03-17

 [6](1) Hong Kong Telegraph 1924-04-07; (2) China Mail 1924-04-07

 [7]Hong Kong Telegraph 1924-03-17

 [8] “Washington Naval Conference”, Wikipedia. Read on Aug 5, 2017.

 [9] 陳志輝:《戰艦尋蹤  海軍在香港》,第55頁,香港:中華書局,2017.7

 [10]『歷屆參加甲組聯賽之隊伍』,《香港足球總會90週年紀念特刊》。

 [11]南華早報1924-04-25

 [12]Hong Kong Daily Press 1923-08-13

 [13](1) Hong Kong Telegraph 1924-02-06 (2) China Mail 1924-02-13

 [14]Hong Kong Telegraph 1924-02-13

 [15]China Mail 1924-02-14

 [16](1) Hong Kong Telegraph 1924-02-11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