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

南華揚威澳洲 (1)

紐西蘭記者的誤會

中國足球隊在大阪遠運會與菲日兩國代表隊交鋒時,觀眾席上有一位西人全神灌注,觀察中國球員的表現,兩個多月之後,多得此人穿針引線,剛從日本凱旋歸來的南華球員,休息不久又再披上征袍。

19238 - 10月間,南華足球隊在34歲的領隊莫慶和隊長梁玉堂的帶領下,首次衝出亞洲 (之前只去過菲律賓和日本參加遠東運動會),代表中國訪問澳洲,踼了24場比賽,表現出色,一致讚好,從此將華人足球以及南華隊的威名傳遍海外,也贏得澳洲人的好感,令他們對華人的很多誤解一掃而空。

不過,原來這次遠征澳洲是一場誤會所造就,而後來各方又就這次球隊訪問的代表性、商業性質以及比賽利潤分配問題引起了紛爭。

話說1920年代的澳洲和現在一樣,球類運動以欖球和木球為主,英式足球為次。當年紐西蘭及澳洲新南威爾士省的欖球聯賽組織,誤以為中國也流行欖球這種球類運動,而且稱霸東亞,於是在1922年派了兩位代表享利‧米勒 (Henry Alfred Milliard紐西蘭著名體育評論員) 及梭爾 (Shaw,另一位紐西蘭體育記者) – 帶著一位叫古必特 (Les Cubitt) 29歲欖球教練來中國,計劃邀請一隊中國大學欖球隊訪澳。

原來這計劃是米勒的構思,他從學校畢業後便在報館工作,一戰期間參軍,當上軍中的教官,後獲派到法國前線,遇到被派到那裡的華工[A1]  (Chinese Labour Corps),這些華工來自山東,高大強壯,刻苦耐勞,而且擁有華人那種應變的能力,令米勒對華人刮目相看,印象深[A2] 

戰後米勒回到紐西蘭,在奧克蘭星報 (Auckland Star) 工作,當時澳洲輿論正熱烈辯論應如何對待中國和中國移民。米勒在報章撰文介紹中華文化,極力推動中澳交誼他想向澳洲人介紹一隊像他在法國見到的華人球員。

已成為知名體育記者的米勒,向當地華人打聽中國的體育運動情況,從一位叫Chee Chan Ah[A3] 的富商口中,聽到香港有欖球運動,參與的是一群學生和參加了青年會的年青白領,且曾組隊訪問美國加州和星馬等地,體力和技術均可與紐西蘭運動員一較高下。

米勒又聽聞中國是遠東運動會創辦國之一,於是興起邀請中國運動員訪澳的念頭,便向澳紐兩地的欖球組織建議向中國發出邀請,他的建議得到積極回應[A4] 

將錯就錯

幾位代表於192212月中抵達香[A5] ,準備以每人每日可得5司令酬勞的條件吸引華人欖球球員,卻發現當時無論內地抑或香港的華人之間流行的是英式足球 (association football)。米勒仍不肯放棄,想找些踼英式足球而身體健碩的年輕人訓練為欖球員,事情在南華早報引起熱烈討論,但始終找不到適當人選,報名的少數年輕人體質都不及格,南華早報提議米勒轉而召集一隊英式足球隊。

米勒不聽,跑到上海,造訪當地華人足球界泰斗南洋公學,見到他們的足球教練Aleck Leslie,參觀了他們擊敗北京清華大學的一場比賽,米勒想邀請他們到澳紐比賽欖球,最終又不成[A6] 

1月底,米勒終於放棄原本的計劃,聽從南華早報的建議,將錯就錯,改為邀請一隊英式足球[A7] 

成立公司討價還價

米勒向澳洲新南威爾斯省足球總會 (New South Wales Soccer Association) 以及聯邦足球總[S8]  (Commonwealth Football Association) 提議邀請中國派出一隊足球隊到澳洲作巡迴比[A9] 
前者拒絶參與承辦,由於聯邦足球總會無法獨力主辦,米勒於是與多個澳紐足球協會代表在雪尼成立了一間合伙公司,名叫澳洲旅遊有限公司 (Australian Tours Limited),接手主辦,並以聯邦足球總會的名義向中國有關方面提出邀[A10] 

當時中國還未有中央的足球組[S11] ,唯有由為第6屆遠東運動會而臨時組成的中國競賽委員會與其接洽。

當時的中國足球圈其實是由中華基督教青年會所控制,所以競賽委員會秘書,就是青年會全國體育總監 (?) 格雷 (National Physical Director J H Gray),米勒與格雷商討條件,訂明來往交通費用由澳方負[A12] ;人選方面,青年會很希望此事能向海外推廣中國的新形象,認為球隊要有廣泛代表性,於是4月上旬達成的協議是遴選全國精英17 476[A13] 

米勒還收到北洋政府總統黎元洪來函,支持他的計劃,希望藉此改善中澳關係及雙邊貿[A14] 

改用南華球員

後來米勒應委員會邀請,到大阪觀看中國遠運會足球隊比賽 (52224),對中國球員的表現極為讚賞,於是興起邀請這隊中國隊 (即南華) 到澳洲比賽的念頭,米勒在大阪與該隊教練劉福基及隊長梁玉棠談及此事,但没提到詳細安排。

米勒返回上海後,向格雷提出由南華在大阪出場的11人代表中國,另再加上華中及華北6對於米勒來說,球隊實力比代表性更為重要,雖然這樣做令到已報名的內地球員不滿[A15] 

競賽委員會在事先未有徵得南華會同意下,接受了米勒的提議,還暫定76出發。委員會於612致函南華,簡單的介紹米勒及其使命,要求南華配合。南華收到此信時已經是大約619[A16] ,這時距離米勒和格雷定下的出發日期只有兩個多星期的時間。

南華不滿未事先諮詢

事實上,南華足球隊從遠運會回到香港後,教練和隊長曾向管理層匯報米勒在大阪向他們提出的計劃,但如前所述,只是大概的想法,没有細節。米勒回上海後與格雷商議後的決定,也没有事先諮詢南華,甚至格雷的來信也没有詳細說明此行安排的很多重要細節。

南華會於621回信格雷,指出征澳的計劃南華一直不獲諮詢,拍板前亦不獲通知,南華雖然有意玉成其事,但如不獲通知遠征計劃的細節,包括球員將得到什麼照顧和保護,例如球員的住宿安排,南華將不可能派隊,而如果因此而令計劃告吹,不是南華會的錯,因南華無責任在事先未獲諮詢的情況下,遵守他人所作的承諾,而劉福基只是南華執委的非正式成員,不能代表南華會,一切有待米勒來港接洽云云。[A17] 

南華或不肯出征的消息傳出後,上海報章輿論批評南華不合作將破壞中澳的合作計劃,南華高層則投函報章反駁[A18] 




 [A1]中國至1917年才參戰,但中法兩國於1916年年中簽訂合約,派出華工到法國支援法軍,主要是負責修築碼頭、公路、鐡路、機場等基礎設施,並在運輸站擔任裝卸工人,以及在軍火庫、裝備倉庫等地方工作。
 [A2]Nicholas Dennis Guoth: Kangaroos and Dragons: The 1923 Chinese Football Tour of Australia. 澳洲國立大學哲學碩士論文,20103月提交。《球國春秋》指米勒曾在法國帶領一隊華工,為時兩年,可能是根據米勒後來在報章上的誇大之詞。據Guoth考據,米勒曾在澳洲報章這樣說,但據他的考証,米勒與那批華工相處的時間只有11天。
 [A3]Chee Chan Ah這名字來自英文資料,可能是Chan Ah Chee的西方人寫法。那時的華人很多時叫XX,此人的中文名字可能是陳阿志或陳阿池。
 [A4](1) The 1923 Chinese Football Tour of Australia; (2)《球國春秋》第22頁。
 [A5]192212月中到港是根據The 1923 Chinese Football Tour of AustraliaBrisbane Opinion 1923-08-04 (轉載於南華早報1923-08-31) 則指是10-11月間。
 [A6]The 1923 Chinese Football Tour of Australia
 [A7]同上。
 [S8]澳洲第一個全國英式足球組織,成立於1912年。
 [A9]Brisbane Opinion 1923-08-04
 [A10](1) Brisbane Opinion 1923-08-04; (2) The 1923 Chinese Football Tour of Australia。這間公司在中國足球隊離開後即告結業。
 [S11]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19248月才成立。
 [A12]《球國春秋》第23頁。
 [A13]The 1923 Chinese Football Tour of Australia《球國春秋》第23頁則稱是『北465』。
 [A14]同上。
 [A15]The 1923 Chinese Football Tour of Australia
 [A16]Hong Kong Telegraph 1923-06-28
 [A17]Hong Kong Telegraph 1923-06-28
 [A18]Hong Kong Telegraph 1923-06-28, 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