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30日 星期六

廣州四騎士



上文曾提到1920年代中,因有香港球員在省港大罷工期間到穗踼球而改變了廣州足球風格,提升了該地足球水平。自此之後,仍然陸續有香港球員參加廣州球隊,其中最為球迷津津樂道的是『廣州四騎士』。

廣州足球發展之初,活動多限於學校,如嶺南大學、中山大學及廣雅、培英、培正、南武、聖心中學等。1924年精武體育會成立足球隊,而其他團體如廣州南華會、越秀體育會、國民體育會、強華體育會、市員警體育會等也相繼開展了足球活動。

1929年到1936年間,廣州由卓號『南天王』的軍閥陳濟棠統治,社會安定,經濟活躍,百業繁榮,足球運動也隨著蓬勃發展起來。

當時,華南規模最大的嶺南大學,邀得從香港回去的中國第一代球王唐福祥任足球隊教練,1928年香港中華隊著名左翼陳光耀考入該校半工讀[1],那時在嶺大就讀的多是愛好體育運動的世家子弟或海外華僑子弟,於是對足球產生濃厚興趣[2]

故歷屆省市足球賽,多為嶺大獨佔鰲頭。不久,香港南華會球員朱國倫、馮景祥、葉北華一起赴穗入讀中山大學[3],朱並兼任該校足球指導,使中大足球隊技術急劇提升,與嶺大相抗衡。此時廣州足球壇競爭激烈,熱鬧非常。

此時廣州的各軍警機關也組織足球隊參賽,為了爭取好成績,需要邀得好手助陣,眾球隊中警察局足球隊常吃敗仗,廣州市警察局交通督察長袁煦圻、勤務督察長韋汝聰都是球迷,對己隊劣跡心有不甘,認為解決辦法是找外援,而當時最多華人高手雲集的地方就是鄰近的香港,於是獻計邀請香港南華足球隊訪穗與廣州聯隊比賽,趁機拉攏南華球員加盟,當時應該是1930年的事。

馮景祥又把葉北華拉進廣州警隊。而葉北華又說服了在廣州出生、在南華還未取得甲組正選席位的譚江柏同去。

廣州警局招攬他們4人,其真正目的雖然是為增強足球隊的實力,但還是要給他們正式的工作,袁煦圻負責交通,於是每人配以電單車一輛,派他們到街上巡邏,當交通督察員[4]

原來廣州在1920年開始已經有搭客車行駛,同年廣東電車有限公司從國外購進一批鐵輪貨車改裝成搭客汽車,由於品質低劣事故頻繁,不久便被禁止行駛。1923年商人蔣壽石又從加拿大購入15輛8座汽車,創辦了廣州公共汽車[5]。到1933年,市內有公共汽車96輛,公共汽車線路增至13條[6]

初年的公車常有違章濫載及坐霸王車的情況出現,馮葉李譚4人的任務,就是取締這些不法行為。每天早上他們穿著全套『醒目』的警服,威風凜凜,駕著摩托車縱橫在市區幹線。當時廣州街上摩托車甚為罕見,這幾位交通警當然十分引人注目。

不過,他們的主要工作其實是踢球,每天下午均騎車到東較場運動場或惠福東大佛寺球場練球。這4位正在冒起的新星一同加入了廣州警察局足球隊之後,令該隊搖身一變,成為省港澳球壇的強隊之一。而4人更獲廣大球迷和報章冠以『四騎士』雅號[7]

『四騎士』雖然在廣州工作,但仍然是南華的註冊球員,每逢南華在週未有賽事,他們都會來港出賽。但畢竟穗港來回需時,有時他們也會因事缺陣。遇著等別重要的比賽,為免節外生枝,南華會重臣甚至會親自到廣州『迎接』他們來港。

其實南華球員卓石金和楊水益都加入了廣州警隊,但可能因為他們並非屬於交通部,所以没有被稱為『騎士』,而且他們的實力與知名度亦遜於『四騎士』[8]


馮景祥


馮景祥卓號『神腿』,在本港及廣州球壇縱橫20多年,是唯一一位中國球員於1936年和1948年兩次代表國家出席世運足球賽,而且1948年那次還當上隊長,至為難能可貴。

馮景祥1907年12月19日出生,在兄弟中排行第2,所以圈中人稱他為『二叔』。

馮畢業於聖若瑟書院。1925年18歲加入南華當甲組後備。1926年聯愛團事件中效忠母會,没有離隊,因而獲得重用。1926-1927年那屆獲升為正選左輔。之後一年開始掛師當中鋒。

根據球王李惠堂的描述,馮比賽時鎮定、機智,有領軍才能,傳射俱佳[9]。他餵翼 (feed wing) 和直線傳球的技術均少有其他球員能及[10]。他的黃金時期為1930-1936年。他有腳頭和精湛射術,20碼外左右開弓射門甚有把握,當時還未流行第三後衞踼法,所以這段期間他能在前線上當中鋒[11]

及後馮射術退化,以5呎7吋的身裁,又不善於衝鋒陷陣,體力又吃虧,難於應付第三後衞 (WM式) 的踼法,故改踼輔鋒,做穿針引線的工作[12]

1940年跳槽新成立的星島。戰後第一年曾加盟東方,次年回到再組隊參賽的星島。

這時馮雖然年事已高,但憑豐富經驗和足球智慧,仍能作出準確傳送[13],戰後初年本港足球水平低落,故仍可勉強支持。左腳王許竟成這樣形容這時的馮景祥:『二叔從不貪功,每每替隊友製造機會,可是有時由自己操刀,其射門雖不夠勁,但角度相當刁鑽,皮球往往從死角入[14]。』

1948-1949年下半季,已經41歲的馮景祥改踼對氣力要求稍低的右翼位置,但仍然無法適應二戰後流行的新戰術[15],蓋戰前的翼鋒只負責傳球中路,這時的翼鋒則還要切入中路射門。這屆結束後他終於掛靴退出球圈。

性格方面,馮景祥是好好先生,許竟成這樣評他:『他 (是) 什麼也不在乎,而且什麼也不計較的人物。他是那麼樣的有涵養,没有怒氣,…他有特別的生活藝術,令人作自然的敬佩,他雖無玲俐的才學,但他卻有一般人所無的良好性格,他雖然庸庸碌碌,可是他心平氣和,他不時玩玩麻雀牌,亦飲上一杯半杯,他從來不肯認真,然亦從未見他糊塗,他確是一位優哉遊哉樂天知命的典型人物[16]。』

馮景祥育有6子一女,其中4個兒子 – 紀魂、紀良、紀光、紀棠 – 後來亦成為本港足球名將。


葉北華


葉北華,祖籍廣東惠陽縣。他出生日期有兩種法,即1907年2月2日[17],以及1909年。

至於出生地點,亦有兩個版本,不少文獻資料記載他出生於香港大坑村。可是,他徒弟冼永泉則說他生於廣東惠陽縣,年幼時隨父親到省城廣州謀生。八九歲時才跟隨父親來香港,住在大坑。

葉北華在大坑與李惠堂、李天生是左鄰右裏。13歲他與馮景祥組織了尚武足球隊。1924年葉北華在李惠堂的推薦下參加了南華童子軍足球隊。由於球技進步迅速,後獲選入南華會乙組足球隊員[18]

1926年聯愛團事件發生時葉北華没有離隊。南華分裂後,閙球員荒,立刻派他出任甲組正選左翼。至1930年加入廣州警察足球隊,但仍一直為南華出賽,為1930年代的南華霸業作出重大貢獻。

葉北華身裁矮小,只有5呎4吋高,但盤球和過人技術了得,獲『穿花蝴蝶』美譽。球王李惠堂葉認為葉是戰前我國最佳左翼,讚他『腳法好,有叩關威脅,平均穩健[19]。』

葉自己亦說:『不是我自誇,自我『收山』後,香港没有一個左翼能夠踼得到我黃金時代的水準[20]。』

1936年葉北華代表中國出席柏林世運之後,翌年即遇上日本全面侵華,葉北華在韶關與李惠堂、鄒文治、譚均幹等球員組織『建航』足球隊,轉戰桂林、柳州、四川成都、重慶、內江舉行足球義賽,宣傳抗日救亡。

抗日戰爭勝利後,他已屆中年,仍未掛靴,1945-1946年那屆效力東方。之後没有再在香港落班,而是往來於港、澳、穗之間,組織省港足球隊伍,交流比賽,為恢復廣州足球運動和培育新苗、扶掖後輩,不遺餘力。

1949年後,葉北華留在國內發展,先後擔任中南軍區和武漢體育學院足球教練。1957年回廣州任越秀山體育場青少年業餘體校總教練,培養出大批優秀足球運動員,如1950年代楊子璿、廖德營、黃福孝、冼永泉等足球名將,都是他的得意門生;廣東足球隊在全國賽事取得輝煌戰果,實有賴葉北華當年奠下的基礎[21]

1959年葉北華調到廣東工學院任教。

文革期間葉北華被批鬥,他於1936年在柏林出席世運時曾與希特拉握手,成為罪狀之一。

1973年葉北華退休,仍獲選為廣東省足球協會副主席、南海縣官山鎮政協委員。

1987年12月5日晚,第六屆全國運動會廣東對遼寧足球決賽,最後廣東隊榮獲冠軍,他觀看電視興奮過度,猝然逝世。


譚江柏

譚江柏卓號『譚火仔』、『銅頭』,1911年12月27日 (即武昌起義兩個半月後) 出生於廣州,為藝人譚詠麟父親。

譚出道之初,以前鋒身份出現。1927年他加入南華丙組乙隊任右輔,當時還未滿16歲。次年 (1928年) 獲升上南華乙組甲隊,仍然任前鋒,但改當左輔。

譚第一次在甲組比賽現應該是1928-1929年度。當天南華與皇后陸軍舉行相信是聯賽第二循環的甲乙組賽事,乙組比賽先在跑馬地大石鼓場舉行,譚是乙組隊的左輔[22]。比賽後,南華管理員周潤年到球場找譚,說甲組左輔劉茂缺陣,要他臨時補上,譚於是怱怱趕到不遠的港會場上陣。

多年後譚接受足球雜誌訪問時回憶,當時皇后隊的高大後衞看不起他 (譚5呎10吋高),可是居然給他射入兩球,南華最後以2 : 1取勝,翌日英文報章大讚他是『新李惠堂』云云。

不過,那一場之後南華没有立刻把他升上甲組。而次年 (1929-1930年) 他仍然在乙組比賽,但偶爾會獲派到甲組比賽中出場,例如1930年3月8日對海軍的銀牌準決賽,這時已轉踼左後衛。

1930年譚加入廣州警隊後,即担任正選 (左) 後衞。而南華方面亦將他升為正選左後衞。

譚身裁標準,獨頸部特別粗大,跳得高,頂得遠,頭球技術為當時全國第一,故有『譚銅頭』外號[23]。據說他頭頂皮球的技術像江湖賣藝者的雜技,戰後已不復見[24]。球王李惠堂讚他黃金時代時,『能衞能鋒,陷陣則敵方辟易,防衞則一夫當關,渾身解數,件件皆能』[25]

另一方面,李惠堂認為他『腳法、控球均未到家,射門亦無把握,只靠頭球』,但以頭球攻門時,只見力大,卻欠角度,不懂智取,當後衞較適合 (編者按:事實上他後來的確當後衞的時間居多),但『仍不失為少見的攻守兼備的奇才』[26]

另外,李惠堂批評譚性格火爆,曾多次因動粗而被罰停賽。最嚴重的一次是1931年南華遠征西貢,譚與對方後衞打鬥,引發球迷衝入場內,最後引致李惠堂踼死了一名襲擊他的觀眾[S1] [27]

譚曾代表中國參加第十屆遠東運動會,以及1936年柏林世運會。但世運會回來後漸走下坡[28]

1937年的督憲杯賽,譚因侵犯對方中鋒D S Blake而被罰停賽一年。

同年日本轟炸廣州,譚江柏經廣東省長介紹,遠赴雲南,擔任華僑12運輸大隊隊長,官階為中尉,負責在滇緬公路運輸抗日物資。

二次大戰結束後,譚當起老闆來。1946年下半年他到廣州,市長歐陽惜白想把他留下來。可是這時胡好到廣州找他,10月2日帶著他和麥紹漢回港[29],重投星島懷抱。起初讓他踼甲組[30],但星島人才濟濟,譚身裁發胖,表現已不如前,於是調他到乙組,司左輔之職。

1947-1948譚轉投巴士,任甲組正選中鋒。可是球季開鑼不久,譚又因踼傷何應芬,被足總罰停賽至1949年5月底[31]

1950年譚只能踼九巴乙組乙。1951年轉會甲組中華,1953年掛靴。

譚一向服務於渣華輪船公司,渣華有一隊球隊參加丙組聯賽,譚擔任該隊教練培育新血[32]

2003年譚江柏獲第26屆香港最佳足球明星選舉的「球壇榮譽大獎」。2006年3月16日病逝香港。





李天生


李天生卓號『天王』、『鐵鏟』,1906年4月4日出生於大坑,少年時即與李惠堂等人一同踼球。

據說李原姓『陳』,小時在機器廠當學徙,後過繼給李姓家庭,方才改名『天生』。

李天生是一位十分穩健的後衞,李惠堂認為他是張榮漢之後,我國後衞第一人。他長處是鎮定,搶球有把握,鏟球更為拿手好戲,被對方推過後,轉身一鏟,只鏟去皮球,不觸及對方身體,故不犯規,又快又準,有如鷹隼撲撃,贏得『鐵鏟』稱號。而且轉身靈活,還原力快,等閒前鋒不易偷過。而且他位置奇佳,得球後不會盲目大腳解圍[33]。他腳頭雄勁,頭球準確,走位包抄恰到好處,又往往臨危不亂[34]

南華戰前全盛時期,他與譚江柏合拍鎮守南華後防,球迷常說『銅頭』(譚江柏) 一頂,『天王』一鏟,第一流的前鋒也難越雷池半步[35]

李天生的弱點是身高只有5呎6吋高,頭球吃虧。還有他不看緊對方翼鋒,所以當戰後流行踼第三後衞戰術,即後衞要人釘人,他就無法適應[36]

查李天生1924年已加入南華會[37],但未獲重用。聯愛團事件後,1926-1927那一屆立刻獲委派為正選左後衞。此後雖然北上廣州當交通警,但仍為母會效力,直至1940年加盟星島。

據說戰前李天生經濟情況不錯,於1938或1939年開了一間米舖,生意頗佳,而且是『有車階級』[38]。但他同時又在報館機械部兼職,蓋這才是他本行。

二戰期間李天生回到國內。戰後1947年夏天李天生從上海回港,當時球壇人才凋零,李以41歲高齡仍加盟新球隊巴士,但踼了一年便退休,改任教練,門生滿港九 (後教練一職由楊根保取代)[39]

李天生加入九巴足球隊那年便開始在九巴公司任職九龍城站站長,工作了前後18年,於1964年6月宣告退休[40]

李天生兒子李磊光號稱『小鐵鏟』,曾效力星島及東華等球會,經常獲父親指導,學習父親快速地搶奪敵人腳下球的技術[41]




[1] (1) 工商日報1930-10-28(2) 《球國春秋》第54頁。
[2] 《球國春秋》第54頁。
[3] 同上
[4] (1)『廣州足球“四騎士”』(2)『中華武學論壇』網頁。
[5] (1)『廣州早期的公車』(2) 『中國廣州』網頁。
[6] 『百年滄桑話公交:廣州街市上流動的風景』網頁。
[7] (1)『廣州足球“四騎士”』(2)『中華武學論壇』網頁。
[8] 除南華會外,中華會亦有多名球員參加了廣州的海軍空軍強華等球會
[9] 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載大公報1949-04-30
[10] 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載大公報1948-11-13
[11] 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載大公報1949-04-09
[12] 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載大公報1949-04-09
[13] 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載大公報1949-04-09
[14] 『三十年代三鋒將馮神腿‧孫鐵朖‧李怪腳』,載1980年代足球雜誌。
[15] 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載大公報1948-11-141949-02-19
[16] 星島日報1947-06-27許竟成對馮景祥的評語。
[17] 他的出生日期是根據『1936年柏林奥运会中国足球队』,另一方面百度百科說是1909年。
[18] 『足壇名宿葉北華  惠州出戰奧運第一人』,載南方都市報2009-07-30
[19] 李惠堂『球經釋疑』,載大公報1948-12-04
[20] 大公報1948-10-14
[21] 百度百科『葉北華』條。
[22] 譚江柏在1970年代的足球雜誌訪問中說他那時是當後衞,這說法與當年報紙記載不符,而且南華亦不可能隨便找一個乙組後衞去當甲組輔鋒。
[23] 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載大公報1948-11-20
[24] 工商晚報, 1964-06-07
[25] 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載大公報1948-11-20
[26] 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載大公報1948-11-201949-04-09
[27] 『球王李惠堂軼事』,載1979年足球雜誌。李惠堂『球經釋疑』,載大公報1948-11-20
[28] 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載大公報1949-04-09
[29] 趙子龍:『國腳銅頭譚江柏』,星島日報1946-10-03
[30] 譚江柏在多年後接受足球雜誌訪問時,稱他回港後第一場比賽是對第15營金冕多,且射入全場唯一的入球,查這並非事實,他第一場是1946106日對空軍,星島勝4:3,他没有入球。
[31] 巴士於194810曾去信足總請求減刑,但為足總拒絶,於是1948-1949年球季也不能出場,見大公報1948-10-16
[32] 工商晚報, 1964-06-07
[33] (1)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載大公報1948-10-301948-12-11(2)『四十年來港華特出球員()』,星洲南洋商報1962-11-13(3)王三公子『每日一人 李天生』,星島日報1941-09-30
[34] 工商晚報, 1964-06-07
[35] 『四十年來港華特出球員()』,星洲南洋商報1962-11-13
[36] 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載大公報1948-10-301948-12-11
[37] 《二十世紀球員紀念特刊》第8香港足球總會2014
[38] 王三公子『每日一人 李天生』,載星島日報1941-09-30
[39] 工商晚報1964-08-24
[40] 同上。
[41] 華僑日報1964-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