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2日 星期日

1927-1928 中華初奪聯賽錦標

聯賽隊數歷屆之冠

1927-1928這屆甲組最熱鬧,共11隊,除上屆8華、南華、九龍會、京士陸軍、西洋會、炮兵、警察、香港會全部繼續參加外,還有3隊新丁 蘇格蘭陸軍、皇后陸軍和空軍 (當年報章稱空軍為『飛機隊』)

乙組甲本來也有11隊,後港會乙組隊於1928224退出,剩下10 炮兵、中華會、九龍會、京士陸軍、南華甲乙、西洋會、大學堂、聖若瑟。

另乙組乙8隊,除九龍會、聖約瑟和回教外,其餘5隊為華人球隊中華1隊、南華3 (甲乙和童子軍) 和功武會,可見華人球員的後起力量十分雄厚,華隊後來逐漸雄霸本港足球壇這時已見端倪。

5隊華隊中有一新面孔 – 功武體育會,該隊由中華汽車公司職員組成,這間巴士公司即是後來的中巴,但那時在九龍營業,1933年被九巴取得九龍新界專營權後才轉移到港島,所以那時功武體育會以九龍為基地,會所設於紅磡土瓜灣一星樓,比賽練球則使用京士柏球場。該球隊為本地足球界培育了不少後起之秀,平時多有約賽陸軍各球隊,實力在乙組乙屬於榜首隊伍。其中鋒何家強後來加入中華隊[A1]

對南華的人海戰術有人看不過眼,在季前舉行的聯賽管理委員會會議中,港會麥他維殊及軍方的Capt Austin曾反對讓南華派出6隊參加聯賽,理由是去屆南華在多次比賽中缺席,他們建議只讓南華每組加入一隊,即總共3隊。但會議中只有他們二人贊成此議[A2] 

南華既然得以維持6隊之數,於是本屆季初三組共30隊球隊,比去屆又多了3隊,為歷屆最多,現有球場已不敷應用,有部份球賽甚至因場地問題而要延期。

要解決場地短缺問題當然是增加可用球場,唯建新球場需時,足總於1023日的會議決定將紅磡一個現有的球場納入足總管理,該場位於政界遊樂聯合會側,場外有無軌電車經過,改名為紅磡陸軍球場[A3] 

南華甲組隊仍然以青年球員為班底,配以少量留隊的老隊員,新秀馮景祥可惜於季前熱身賽受傷。南華季初還在試陣,人腳每場都有大變動,試用不少乙丙組球員,例如門將方面,季初就曾試用倫錦昌、關尚志、林大成等人,最後選定施利華。另起用丙組甲隊中鋒黃美順為左輔。季初踼了幾場後陣容大致安定下來:

                   南華甲                       南華乙甲                 南華乙乙
                                                                                    
                                                                                    
                                                                                    
                                                                             
                                                                             
                                                                            
                                                                    
                                                               耀  
                                                                     
                                                 
                                                      
    [A4]                                         

               南華丙甲                    南華丙乙                    南華童子軍
                                                                                     
                                                                                         
                                                                                     
                                                                              
                                                                                         
                                                                              
                                                                   X  
                                                                       X  
                                         耀                          X  
             X                                     
              X    耀                                     
              X                                     

南華將以前的一些甲組球員安置到乙丙組,例如右翼朱廣揚踼乙組甲,張榮盛踼乙組乙右後衞。另外,丙組隊和童子軍隊有幾位甚有潛質的新秀,後來成為南華隊的接班人,其中丙組甲中鋒黃美順和童子軍中堅梁榮照季初已調到甲組,其他還有丙組乙右輔譚江柏 (即名歌星譚詠麟父親,後來改踼後衞),童子軍左中衞黃紀良 (後來當了守門員) 等,亦非池中之物,後來亦將成大器。

上屆亞軍的中華隊本來實力不遜於冠軍西洋會,然而後備力量不足,遇到有一兩名主力球員因事或受傷而不能出場,即大為影響球隊實力。上屆屈居亞軍之後,這年夏天中華隊留港的球員頻頻約賽各陸軍球隊,勤奮操練[A5] ;而隨國家隊遠征澳洲的球員,亦得以寓操於戰,這屆中華隊在聯賽所向披靡,與球員開季時的良好狀態相信不無關係。

這屆中華隊除了準備充足之外,還有一秘密武器,就是他們的右輔,究竟是什麼人選,一直秘而不宣,直至聯賽第一場對香港會,球員步出球場之時才知道,原來是從廈門來港的上海三育隊猛將李惠官。這位外援於第一場中華隊大勝香港會6 : 0的比賽中,即以4個入球作為給香港球迷的見面禮。

季初中華甲組和乙組甲兩隊陣容如下:

                    中華甲                                          中華乙甲

                                                                           
                                                                          
                                                                           耀
                                                                                                
                                                                      
                                                                      
                                                                
                                                                 
                                                                 
                                                       
                                                   
                   耀                                    

後備:    易贊邦
               
伍寶鎏
               
何佐賢
               
鄭少康
               
葉九
               
陳煥然

反觀上屆冠軍西洋會,自奪標後躊躇滿志,並無像中華隊那樣約其他球隊友賽操練,其主力球員告山奴甚至參加網球賽而荒廢足球,故其季初狀態大大遜於中華隊[A6] 

香港會的實力則與早年相比有所不如。致於新丁蘇格蘭陸軍和皇后陸軍,其實力雖強,最終亦非中華隊敵手。

中華無敵

1923年南華遠征澳洲之後狀態大勇,首次奪得聯賽冠軍;這次再征澳洲則以中華會球員為骨幹,果然征澳效應再現,聯賽開鑼即見中華勢如破竹,101日首仗即大破港會60,第二仗10821勝空軍

衛冕冠軍西洋會開季亦不俗,首仗即以31打垮皇后陸軍最初6輪比賽42和,緊以一分之微落後於榜首的中華會。可是在1126日的榜首大戰中以01敗給中華會後,1210日又慘敗06於空軍腳下,是該隊自加入甲組比賽以來最大的一場敗仗。這隊衛冕冠軍從此一蹶不振。

蘇格蘭陸軍、炮兵和京士陸軍從後趕上,但三隊雖一直守著234位,卻對榜首位置已望塵莫及,上半季中華隊已遙遙領先,並保持不敗。下半季中華隊繼續所向披靡,比賽了14輪之後已在積分表中大幅抛離緊隨其後的京士陸軍及炮兵,只要再勝一仗便篤定獲得冠軍,即使在餘下5場賽事全敗亦無礙。

1927317日,中華會與死對頭京士陸軍在港會場進行第15圈賽事。中華在較早前的銀牌賽初賽亦是遇上京士陸軍,中華在聯賽無敵,這場銀牌賽卻因正選守門員包家平和中鋒黃柏松缺席,被陸軍以2 : 1淘汰,提早出局,故這場榜首大戰中華會除了要奠定冠軍地位外,還要報一箭之仇。

這次黃柏松仍然缺陣,改由原左中衛林玉英掛師。左中衛一職則由何佐賢補上。
兩陣對圓,雙方陣容如下:

                  中華會                             
                                                                             
                                                                                 
                                                                                 
                                                                                              
                                                            
                                                                   
                                                         
                                                        
                                                       
                                 
                                            
                耀                           


京士陸軍 :

門將 ─ Anderson
後衛 ─ Gardner, Martin
中衛 ─ Everest, Davey, Skeggs
前鋒 ─ Campbell, Stock, Toal, McClinchey, Alexander

開賽後雙方均能威脅對方球門,陸軍稍佔優勢,但中華後防固若金湯。完上半場前陸軍本來有一次黃金機會,其中鋒Toal近門銅頭一搖,卻被包家平抱個正著,半場雙方兩無紀錄。

下半場雙方一番惡鬥之後,中華終於首開紀錄,曹桂成在右翼傳中,葉九皋門前射入,10。陸軍大舉反攻,制造了多次驚險鏡頭,但最後仍被中華後防清脆解圍。

另一方面,中華會的反擊亦甚有威脅,林玉英一次射門被陸軍門將僅僅救出。但不久後中華一次悅目的進攻組織終於奏效,最後由陳光耀送球入網。

兩球落後的京士陸軍並無放棄,完場前有數次威脅,但陸軍射門乏術的老毛病令其努力白費,最後仍然是20終場。中華會全取兩分後,已抛離只剩一場比賽的陸軍4分,提早奪得聯賽冠軍。

更難得的是,據網友KK兄的統計顯示,中華會在第8場比賽以10擊敗皇后陸軍起,至第18場勝炮兵10為止,連續11場保持不失球 (其中一場南華棄權)。整季20場比賽只失10球,而且其中6球是最後一場派出大批後備球員的情況下失掉,之前19場只失4球,其後防之穩固可謂驚人。而前鋒20場射入51球,亦是各隊之冠。

唯一可惜的是,中華隊本來一直保持不敗,最後一場對皇后隊,有數名正選球員因傷缺陣,竟以0 : 6大敗,功虧一簣,無法成為不敗之師,殊為可惜。無論如何,這屆中華隊首次奪得聯賽冠軍,成為繼南華之後第二支在甲組聯賽摘桂冠的華人球隊。

亞軍則是京士和蘇格蘭兩隊陸軍及炮兵之爭,最後京士陸軍以兩分之差壓倒炮兵及蘇格蘭陸軍,成為本屆聯賽亞軍,而炮兵及蘇軍則同列季軍。

上屆冠軍西洋會最後淪為中下遊隊伍,演出令人失望,無復上屆之勇。

南華今屆還未有起色,跟上屆一樣,在聯賽積分表上包尾,只是分數較為好一點而已。
是屆甲組聯賽最後積分如下:

隊名
得球
失球
積分
中華
20
17
2
1
51
10
36
京士
20
10
6
46
34
16
26
炮兵
20
11
2
7
33
22
24
蘇軍
20
9
6
5
31
18
24
皇后
20
9
3
8
52
33
21
九龍
20
9
3
8
29
33
21
空軍
20
5
6
9
30
28
16
西洋會
18
6
2
10
27
48
14
港會
19
5
3
11
24
45
13
警察
19
4
3
12
14
32
11
南華
20
3
4
13
17
60
10
(註:西洋會最後兩場對港會及警察的賽事改期,但當年報章没有有關最後比賽結果的報道,可能没有舉行重賽。)

甲組之外,乙組甲聯賽京士陸軍獨佔鰲頭,聖若瑟亞軍。乙組乙則中華隊和功武會分別奪冠亞軍。

九龍會再奪銀牌

高級組銀牌方面,中華會於初賽遇著京士陸軍,如上文所述,因正選守門員包家平和中鋒黃柏松缺席,被京士陸軍以2 : 1淘汰,提早出局。

九龍會則先後擊敗空軍2 : 0、港會6 : 0 (第一場1 : 1和局後重賽) ,歷史性地連續第6進入銀牌決賽,面對另一杯賽專家警察。警察雖然一向聯賽成績不佳,但在銀牌賽往往擔任巨人殺手的角色,這次他們以10同樣比賽先後淘汰皇后陸軍和炮兵,晋身決賽。

決賽於192847日在港會場舉行,九龍會『食胡人物』、原正中鋒Northey,於328日隨其母艦岩布士艦離去,其位置由另一海軍球員Kernick替代,後者在324日的熱身賽中證明了他的質素,故九龍會實力並未被削弱。

警察則以完整陣容出戰,他們比季初有所進步,但前鋒是最弱一環,仍無法改善。

雖云兩隊均為淘汰賽專家,尤其是九龍會,但所有聯賽前列隊伍均被淘汰出局,決賽只是聯賽第六和尾二的決鬥,相信令不少球迷失望。賽前九龍會被看高一線。

雙方出場陣容如下:

九龍會
門將 ─ Angus
後衛 ─ Wheeler, Dodshon
中衛 ─ Hedley, Sims, McKelvie
前鋒 ─ G Guncan, Tiernan, Kernick, Muir, Miles

警察
門將 ─ Clarke
後衛 ─ Wynne, Sherry
中衛 ─ Britain, Oram, Jessop
前鋒 ─ Pile, McGreavey, Hudson, Howarth, Cornwall

九龍會以短傳組織、地面攻勢為主,踼法悅目,但效率成疑;警察則不重花巧,以長傳急攻為主,令九龍會中場球員不太敢上前助攻。

開賽後互有攻守,然而10分鐘九龍會把握一個機會先開紀錄,其左輔Muir以頭球妙傳中鋒Kernick,後者避過警察左後衛Sherry,離門12射入,領先10

警察反攻得一20碼外罰球,唯射門被九龍會門將Angus撲出。警察雖著力進攻,然無法衝破九龍會後衛防線;最後終於由右輔McGreavy在十多二十碼外施冷箭,Angus反應稍慢,雖然飛撲之下,手搥擊中皮球,但球仍彈內柱入網,警察追成11平手。

隨後九龍會又得一機會,左翼Muir傳中,警察左後衛Sherry漏踼,九龍會中鋒Kernick在無人看管之下趨前射破Angus十字關,梅開二度,九龍會再領先21

完半場前九龍會還有多次機會,均為警察門將Clarke救出,而警察的突擊則無法越過九龍會穩建的後防,結果維持21比數完上半場。

下半場九龍會加強壓力,警察在穩守之下不忘突擊,但警察中鋒Hudson演出未如理想,而九龍會中後場穩守陣地,警察的反攻徙勞無功,最後九龍會憑上半場的紀錄險勝警察,再奪銀牌冠軍,是6年來的第4[A7] 

初級組銀牌冠軍則由聖約瑟與中華爭奪,47日的決賽踼了86分鐘聖若瑟仍以一球領先,唯完場前4分鐘中華得一12碼球,由中堅蔡炳芬射入。雙方加時20分鐘再賽,聖若瑟再度領先,但完場前1分鐘,隊長蔡炳芬20碼外吊高球笠過聖若瑟門將入網,梅開二度,中華廹和22[A8] 

一星期後重賽,中華陣容不整,開賽時只有9人應戰,稍後才再有兩名球員趕到。比賽結果又是平手00,加時下半場臨完場前一刻,中華左輔石培添在聖若瑟禁區內混戰中近門射入,中華千辛萬苦終於以10擊敗聖若瑟勇奪初級銀牌冠軍[A9] 

中華隊這屆奪得甲組及乙組乙聯賽錦標,以及初級組銀牌桂冠,在各隊中成績最佳,開始了該會的一段短暫的輝煌歷史。

是屆總成績:

賽事
冠軍
甲組聯賽
中華會
乙組甲聯賽
京士陸軍
乙組乙聯賽
中華會
高級組銀牌
九龍會
初級組銀牌
中華會
麗華杯
文員
國際杯
蘇格蘭


球隊介紹

蘇格蘭陸軍

蘇格蘭陸軍即蘇格蘭近衛團 (The Scots Guards),是英國陸軍近衛師的一個團,原為英格蘭兼蘇格蘭國王查理一世的貼身衛隊,其譜系可以追溯直1642年,雖然它直到1686年才納入英格蘭軍隊序列。
1927年來港的為該兵團的第二營,剛於上海完成保護英國僑民的任務。
他們之所以要去上海保護英僑,是因為上海發生國民黨清黨事件。話說中國於辛亥革命之後,北京政府被北洋軍閥所把持,孫中山先生被廹南下廣東發展。1924年國民黨和共產黨開始第一次國共合作。1926年國民革民軍從廣州出發開始北閥,掃蕩北方的軍閥。     

1927年北伐軍接管南京漢口的英租界。
北伐期間國民黨右派與中共的分歧白熱化。1927年3月24日,北伐軍攻下南京。入南京時,北伐軍和當地外僑衝突,有外僑被殺。英美軍艦以此為理由炮擊南京,釀成國際衝突,史稱『南京事件』。國民黨右派認為是共產黨有意挑釁英人生事。

4月12-15日,蔣介石在上海實行清黨,派出國民黨軍隊、警察和特務襲擊共產黨小組,解除工人糾察隊武裝,並解散工會。期間共有300多人被殺,500多人被捕,5,000多人失蹤。

就在這段期間,英國增兵護僑,蘇格蘭近衛團第二營就是這樣去了上海。之後被派來港駐守,並參加了本港的足球聯賽。至1929年被調回國。

另該兵團後來涉及1948年馬來亞一宗屠殺案:1948年12月12日,該團士兵到馬來西亞首都吉隆玻附近40多公里的巴東卡里村 (Batang Kali) 清剿馬共,但卻屠殺了20多名無辜馬來西亞華人。

英國官方聲稱,英軍當時已經警告『逃跑者格殺勿論』,而那些村民就是在企圖逃跑時被殺。不過根據生還者稱,村民是遭人從背後開槍打死。幾名英軍士兵也回憶說村民被『冷血殺死』。

當地華人成立了『追討英軍屠殺罪行工委會』,希望討回公道,要求英國政府道歉、賠償死難家屬、在屠殺案地點建立紀念碑。但英國外交部己於今年 (2009年) 1月以『缺乏證據』為由,拒絕對事件展開調[S10] 

1929年蘇格蘭陸軍在紅磡黃埔船塢乘船離港。


皇后隊

這裡所謂『皇后』,其實應為『女王』,這是以前的錯誤翻譯,即皇后大道應譯為女王大道一樣,已經積非成是。這部隊其實即是女王皇家西沙利兵團 (The Queen’s Royal Regiment (West Surrey)),為英格蘭歷史最悠久的步兵團,成立於1661年。

兵團最初稱為The Tangier Regiment of Foot1684年改稱為女王兵團,即當時女王瑪麗二世的兵團。至1921年才定名女王皇家西沙利兵團。

一次大戰中這兵團傷亡慘重,共有7,399名官兵陣亡[S11] 

與蘇格蘭近衛團一樣,這兵團的第1營於1927年因國民革命軍北伐和國共衝突而被調派到上海護僑[S12] 。跟著便調來香港,駐深水埗軍營[S13] ,直至19293月被調走為止。
1959年這兵團與東沙利步兵團合併成為女王皇家沙利兵團[S14] 

空軍

英國皇家空軍 (Royal Air Force) 19184月成立後,未有即時派駐香港,直到1920年代中期,中國大陸和香港發生了一連串事件,令這地區的局勢急轉直下,廹使英國政府下決心在香港建立空軍基地[S15] 

1925530,上海發生『五卅慘案』,英籍軍警在上海租界向抗議日商內外棉紗廠槍殺工人顧正紅的示威民眾開槍,打死13人,打傷40多人,另外逮捕49人。工部局宣佈戒嚴,租界內的大學被封閉。全國各地隨即爆發罷工罷課,以聲援上海罷工工人。

623,大批學生、工人及商人在廣州沙面英租界對面的 沙基聚集,高叫打倒帝國主義和廢除不平等條約等口號。英國士兵向人群開槍,又打死打傷多人,是為『沙基慘案』。

這些事件引起19256月至192610月的省港大罷工,數十萬香港工人離開工作崗位,前往廣州聲援當地工人的反英運動。廣州政府並且實行封鎖香港交通運輸,對當時的省港貿易以及香港的經濟造成嚴重打擊。

1926年國民革命軍北代,各地民眾乘勢衝擊各地英租界,國民政府也趁機收回廈門、鎮江、漢口、九江四地英租界。

英國政府見中國各地掀起反英浪潮,華南局勢混亂,而且中國和日本分別在廣東及台南地區建設空軍基地,直接威脅香港,於是決定增兵香港,並立刻在香港設立空軍基地,以保殖民地安全[S16] 

英軍方首先要為空軍基地選址,地方要有一大幅平地,又要近海,以便水機升降。環顧港九新界,就只有啟德填海區適合這用途;元朗平原曾在考慮之列,但因並非臨海,且太近邊界,所以最後被放棄。

建機場要融資,要建設,需時多年,空軍基地卻不能等,於是英國政府決定在機場未建成前,就先派皇家空軍來港駐守。1927319,皇家空軍啓德基地正式成立,範圍包括衙前圍村以南和現時啟業邨、麗晶花園及觀塘繞道臨海一帶地方當時的啟德機場還是半沙半草的一大片填海地,没有跑道,也没有機場應有的配套措施,而基地大樓、飛機庫等都是臨時搭建的茅棚,簡陋非常[S17] 

這支早年駐港的皇家空軍,在1927年上半來港後,没有浪費時間,於下半年即加入本地的甲組足球比賽。空軍為駐港英軍人數最少的兵種,可能是這緣故,空軍的成績一直不及其他兵種,除於戰後第一屆聯賽奪標外,與各項錦標均無緣。


從空中看1930年代的皇家空軍的啟德基地。

1930年皇家空軍宿舍。

1930年皇家空軍的茅棚飛機庫。


球員介紹


林玉英,綽號『英姐』,公認為香港二戰前最佳左中衛。

林是南華會夏令杯出身,於1921-1922年加入南華乙組乙隊,南華季尾起乙組新秀,林玉英即獲派在甲組亮相。翌年起即成為南華的正選左中衛。

林既成南華主力球員,於是於19235月的第六屆遠東運動會,以及之後的遠征澳洲都有他的份兒。林於1925年及1927年均入選遠運會中國足球隊,1930年的第九屆則因無法請假而未能再為國效力,而1934年的第十屆則已没有再入選。

林玉英於1920年代,與梁玉堂及黃瑞華組成一條強勁的中場線,為南華、中華甚至國家隊立下不少汗馬功勞。

南華於1923-1924年破天荒奪得甲組聯賽冠軍,是華人隊伍的零的突破,林玉英居功不少。

林於1926年聯愛團事件後轉會中華,1927-19281928-1929助中華連奪兩屆聯賽冠軍。1929-1930似淪為後備。1931-1932 為改踼右後衛。

1932年華隊杯葛足總聯賽,1933年事件結束後,林已不再在球場露面。

林獲球王李惠堂譽為戰前最佳左中衞[S18] 。報章稱讚他身體矯健,足力過人,轉身靈活,跳躍如飛。比賽時又勇猛又落力,在球場上到處奔跑。踼球準確,搶球和頭球均十分敏捷,波路熟識[A19] 

林玉英曾於1935年應中華會的邀請,擬復出為該會比賽,但終於没有實現。

林於退休後,轉打網球,為中華遊樂會名將[A20] 

林於196286日因血管栓塞而病逝,88日出殯[A21] ,球員聯誼會以『球人模範』的花圈為弔。聯誼會主席區志賢、前足總秘書奧馬均親臨執紼。然而足總雖獲梁玉堂通知,卻没有送花圈,也没有派人出席,令當年球圈人士甚感不平,認為對香港足球有如此貢獻的前輩球員,足總對待他們是『鳥盡弓藏』,『棄如敝屣』[A22] 

林遺體下葬荃灣華人永遠墳場。



『鐵頭』黃瑞華是1920年代香港一位出色中堅。

黃亦出身於南華夏令杯[A23] 1921-1922年加入南華乙組隊,至當屆尾獲委派代替老將郭寶根在甲組比賽,出任左輔。翌年開季他已成為當然正選,但踼的仍然是左輔。

19235月他入選遠東運動會中國足球隊,這時他已改踼中場,不過還未踼中堅位置,而是左中衛,因中堅位置那時仍是梁棣芳所專有。同年稍後他亦隨南華遠征澳洲,踼的仍是同樣位置。

1923-1924年黃瑞華取代梁棣芳的中堅位置,此後一直没有再改變,與左中場林玉英及右中衛梁玉堂組成一條夢幻中場線,助攻助守,為球隊 (南華、中華) 甚至國家隊貢獻良多。

黃瑞華體魄雄偉,氣力充沛,勤於走動,不吝惜氣力。他善於中場攔截、搶球和跳前撲球,動作十分敏捷,破壞力強。他卓號『鐵頭』,可見他頭球技術出眾,據說『他以頭頂球好像用腳踼一樣遠,當時無人能及』。

但他助守強於助攻,被指傳球稍欠準確。『總的來說,() 比較梁玉棠和林玉英略遜一籌。』[A24] 他隨隊遠征澳洲時亦曾被澳洲報章批評,指他没有做好助攻工作,没有為前鋒隊友作出足夠的支援,不算一流中場球員。

1926年南華發生聯愛團事件,黃瑞華没有留在南華,亦没有過檔中華,而是與弟弟黃瑞和加盟上海富商程宜澤創辦的三育足球隊,同隊還有汕頭李惠官、李啟明兄弟,『飛將軍』曹桂成,上海的陳璞、李壽華等。黃瑞華擔任中堅,與樂華隊的中鋒李惠堂於球場上交鋒[A25] 

上海聯賽開鑼後,三育隊本來成績不錯,可惜不久之後班主程貽澤被匪徒綁架勒索,獲釋放後意志消沉,無心打理球隊,隊中球員星散,黃瑞華亦離滬回到香港,加入中華[A26] 

黃與梁玉堂及林玉英再在中華會重組那條鑽石中場線,三人助攻助守,成就了中華會於1920年代後期連奪三屆聯賽冠軍的輝煌佳績。

193212月黃瑞華又與孫錦順一起去上海發展,與孫及陳光耀和李碩友在球季中途加盟程貽澤創辦的另一支上海足球隊優遊。但黃年紀已不輕,翌年 (1933-1934) 球季他已被『左脚王』許竟成取代,淪為後備,至1934-1935那一屆更只能踼乙組[A27] 。而黃此後没有再在香港綠茵場上馳騁。

黃瑞華於1962年在香港病故,遺下一妻三子女,境況堪憐。其球友楊根保等代表黃的家屬上書香港足球總會要求發恩恤金,足總球員福利基金小組於翌年 (1963) 1031日會議上,決定撥1,000元予黃家屬[A28] 







[A1](1) 工商日報1926-12-02;(2) 華僑日報1927-10-01。

[A2]Hong Kong Telegraph 1927-09-07。

[A3]華字日報1927-10-24。

[A4]賴聽材來自夏令杯球隊『華人行足球隊』。

[A5]華僑日報1927-10-01。

[A6]同上。


 [A7](1) Hong Kong Telegraph 1928-04-09; (2) Hong Kong Daily Press 1928-04-09; (3) 華字日報1928-04-09


 [A8](1) Hong Kong Telegraph 1928-04-09; (2) 工商日報1928-04-09


 [A9](1) Hong Kong Daily Press 1928-04-16; (2) Hong Kong Telegraph 1928-04-16.


 [S10]BBC中文網頁2009-04-29新聞報導。


 [S11]The Queen's Royal Surrey Regiment官方網頁。


 [S12]同上。


 [S13]華僑日報1928-04-30


 [S14]The Queen's Royal Surrey Regiment官方網頁。


 [S15]大公報指1924年已有皇家空軍派駐香港。見大公報2008-12-04


 [S16]吳詹仕著《從啟德出發》第50-56頁。


 [S17]吳詹仕著《從啟德出發》第50-56頁。


 [S18]1949-04-02大公報載李的『球經釋疑』專欄。


 [A19]華字日報1926-01-25


 [A20]大公報1962-08-09


 [A21]同上。


 [A22]大公報1962-08-12


 [A23]《中國足球書》(英文版), 39頁。


 [A24](1) 華字日報1926-01-23(2)《球國春秋》第33頁。


 [A25]《球國春秋》第33頁。


 [A26]同上。


 [A27]『國足百年』。


 [A28]大公報1963-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