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7日 星期六

第八屆遠運會全武行

中國征澳隊中香港球員黎郁達、黃瑞華、陳光耀、曹桂成4人在訪澳中途先行回港,他們於818抵港[A1] ,加入於822出發的遠東運動會選手隊去,目的地是上海。

這屆遠運會舉辦地點幾經波折,這次是輪到中國主辦,上屆遠運會結束後,大會於19258月的一次會議中,決定這屆在中國北京舉行[A2] ,後來因時局問題,地點改為上海。至19274-5月間,日本製造輿論,指中國時局不穩 (正值國民革命軍北伐),應改於日本舉行,並與菲律賓方面磋商此議。

然而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指籌備工作已進行得如火如荼,而且中國時局已穩定下來,堅持地點不能改,於是第八屆遠運會終於維持在上海舉行[A3] 

1913年第一屆遠東運動會起,中國在各項比賽中[S4] ,以足球成績最突出,是中日菲3國之冠,至這年已連奪7屆冠軍。

這次遠運會,中國原本選出一隊以香港中華球員為主、南華球員為副,另加4名上海球員的國家足球隊參加。不過,這隊代表隊需先到澳洲訪問比賽。由於行程比預計的要長,於是要另選一隊人馬,假如征澳隊未能如期歸來,這隊B隊即代為參賽。

當時中國以華南足球水準最高,因而決定在華南再挑選球員。首先是廣州於7月派隊來港與香港隊爭奪代表權,結果07慘敗。最後 (首次) 1926年成立的香港中華業餘體育協會安排,讓中華和南華兩隊没有隨國家隊征澳的球員於192786互相比賽,從中選出16人,結果在中華大勝130之後,選出中華14人,南華兩人[A5] 

最後征澳隊知道無法及時結束訪澳之行,便抽調6李惠堂、梁玉堂、黎郁達、黃瑞華、曹桂成、陳光耀提早回港加入選手隊;然而李梁二人卻臨時『因傷』而未能回來為國效力[A6]  (見上文)

所以這屆國家隊共20人,全是香港選手,雖然少了球王李惠堂、梁玉堂等好手,實力依然強勁。,

球員名單如下:

門將:包家平 (中華)、劉慶祥 (南華)
後衞:黎郁達 (中華)、羅偉民 (中華) 、吳錦泉 (中華)
中衞:何佐賢 (中華)、林玉英 (中華)、伍寶流 (中華)、蔡炳芬 (中華)、鄭少康
      (
中華)、馮文傑 (南華)、黃瑞華 (中華)
前鋒:曹桂成 (中華)、張鑑泉 (中華)、孫錦順 (中華)、劉茂 (中華)、黃柏松 (
     
)、陳光耀 (中華)、陳煥賢 (中華)、李炳棠 (中華)



我國曾主辦第二及第五屆遠運會,那時國力不足,政府只撥款萬餘元,其他經費由民間籌措,以致辦得甚為簡樸,『殊傷體面』。這時國民革命軍經已北伐成功,政府『奠定宏基,於設備招待諸端,不能不力求周密,以為國光』。運動會在上海勞神父路中華運動場舉行,其中足球場為新建成,可容一萬觀眾[A7] 

運動會於827開幕,中國足球隊於首天遇上日本,全場滿座。這次日本以其經已超越亞洲的田徑實力,抱著奪取全場總冠軍的決心而來,然而其足球實力仍未成氣候,果然,國家隊不負眾望,憑蔡炳芬的帽子戲法及孫錦順的梅開二度,以51打垮日本。

兩天後 (829) 日本以21擊敗菲律賓。據說菲國這次原本亦是有備而來,決心奪回失去多年的足球寶座。可是菲隊來華前曾遭遇挫折 7月間菲隊數名球員被證實曾收受金錢利益,違反業餘運動的規定,累及整隊球隊被取消參賽資格 (見上文),後來此事似乎是擺平了,但相信對該隊士氣影響不少。

831日中國隊便要面對菲律賓,球場再次爆滿。中國隊陣容如下:

                                                                             
                                                                                 
                                                                                 
                                                                                               
                                                                    
                                                                    
                                                          
                                                          
                                                          
                                              
                                              
                                              
      
          後備:羅偉民

開賽後中國隊憑主場之利立即採取主動,猛攻菲隊,只兩分鐘即取得12碼球,由孫錦順主射入網。菲隊球員不服,拉隊離場,經過一番斡旋,菲隊球員才再出場繼續比賽。

上海觀眾對菲隊大喝倒采,場中火葯味越來越濃。中國隊則一直佔優,5名前鋒異常活躍。27分鐘,中國隊攻門,菲隊門將接球脫手,陳煥然門前掃入,中國隊勝至2 : 0

之後黎郁達在一次爭球時被對方球員踢中後以拳還擊,結果雙方球員在場中大打出手,場邊觀眾湧進場來。

『國足百年』根據上海方面的報導,指在場的童子軍、巡捕、探員馬上過來維持秩序,勸退觀眾。菲領隊亞西斯和賽會總裁判沈嗣良等也上前協調排解,爭鬧了十幾分鐘才告平息,兩隊球員握手言歡。

然而筆者看到的外電報道,情況更加嚴重,有人以玻璃樽和刀襲擊菲球員,其中一名菲球員被刺重傷,在場警員要動用刺刀將觀眾趕至球場界線以外,並一直站在邊線直至完場,以防再有人衝進場內[A8] 

此時菲隊已無心戀戰,宣佈棄權,主裁判按例判中國隊以10獲勝。餘下時間當作是友誼賽。

雖說友誼賽,但中國隊並無放軟手腳,而且氣勢更盛,菲隊門前險象橫生,但陳煥然、孫錦順、蔡炳芬等先後錯失良機。最後由黃柏松再入一球,菲隊也扳回一城,最終紀錄中國隊勝3 : 1 ,第7次蟬聯錦標。

遠運會結束後,球隊乘坐日本郵輪春洋丸回港,913日早上從鯉魚門進入維港,香港中華業餘體育協會代表李燕、楊俊達、葉朗川等人乘小輪在海上迎接。郵輪駛到昂船洲禁海,由港口醫生上船查驗後,接船人士才登船祝賀。

郵輪泊九龍倉碼頭,球員再轉乘接船人士的小輪去港島,途中燃放爆竹,上岸後高舉獎品,乘車返中華業餘體育協會會所,沿途市民高聲歡呼。球隊所獲銀杯銀盾等陳列於協會內,據說他們所獲獎品 (官方和私人贈與的) 比獲全場總冠軍的日本還要多[A9] 

順帶一提,《球國春秋》對於中菲球賽的描述,突顯出它那種和稀泥的風格。該書只提到中國隊獲12碼先勝10,然後便說菲隊就此投降,此後便是友誼賽,對於球場打鬥、中國觀眾湧入場的環節隻字不提。而且將官方的10紀錄當作是真正的比數,說之後再没有入球[A10] ,似乎有意掩蓋後來的不愉快事情。

第八屆遠運會中國足球隊奪標後合照。





-------------------------------------------------------------------------------------------------------------------------------
 [A1]華字日報, 1927-08-18-08-19


 [A2]星洲南洋商報1925-08-12


 [A3]華字日報1927-05-04-05-06


 [S4]除足球外,還有棒球、排球、籃球、網球單雙打、田徑和游泳。


 [A5]見華僑日報1927-08-12。另當年報章對這隊由香港中華業餘體育協會選出來的球隊稱為『中華體育會足球隊』,形容他們是以華南名義代表我國出席第八屆遠運會,見華字日報1927-09-14


 [A6]華字日報, 1927-08-10


 [A7]星洲南洋商報1927-07-2808-22-08-30


 [A8]APA message in Barrier Miner, Broken Hill, News South Wales, Australia, 1927-09-01.


 [A9]華字日報1927-09-14


 [A10]《球國春秋》第4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