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3日 星期六

中國隊再訪澳洲 (4)

勝澳洲選手

中國隊最初9場的對手都是地方隊伍,最強的也只是州代表隊,真正的考驗是對著全國精英。

第一次對著澳洲選手隊 (不是國家隊) 618日在阿德萊德的Jubilee Oval 球場。不過這隊雖說是澳洲選手隊,其實裡面大部份 (9) 來自南澳大利亞,只有2 (CalderwoodHodgkinson) 來自墨爾本,其他的維多利亞及新南威爾士兩州的精英球員無法趕來助陣。

南澳是中國隊的腳下敗將 (4271),所以這仗中國隊大有腳算。

中國隊陣容與第一仗對新南威爾士時一樣,澳洲選手隊出場球員為:

門將:R Barons
後衛:J Mitchell, W Ramsay
中衛:T Draper, F Oppenshaw, C Harrison
前鋒:W Calderwood, P Robertson, W Bell, R Roach, L Hodgkinson.

開賽後澳洲隊先採主動,中國隊被廹防守。不久中國隊反守為攻,黃瑞華施放冷箭,皮球僅僅高出;但中國隊數次進攻均被澳洲後防瓦解。澳洲的進攻亦無法撕破中國後防,中國球員雖然平均身裁短小,但頂上功夫甚佳;而門將周賢言則演出十分穩健。

終於中國隊由隊長李惠堂先開紀錄,領先10。之後中國隊乘勝追擊,曹桂成在邊陲發難,他的個人突破獲得觀眾掌聲,可惜射門高出數吋。

但不久中國隊獲澳洲隊送大禮,門將Barons開球門球軟弱無力,皮球很快被送回澳洲隊禁區,戴麟經把握機會射球入網,中國隊領先至20。完半場前戴再入一球,半場中國隊領先30

下半場甫開始澳洲隊即全力搶攻,佔了大部份攻勢,但無法取得入球,中國隊則善於快速反擊,多次差點再添紀錄,戴麟經及馮景祥先後射門中楣,曹桂成的近射又被澳洲門將救出。最後中國隊保持上半場紀錄,勝30

賽後澳洲報章評價:中國隊無論在整體合作抑或速度均比澳洲隊為佳,他們的頭球及腳法均亦優於澳洲隊,可以說勝得合理。而中國隊這場最出色的球員為李惠堂、李天生、戴麟經、曹桂成、陳光耀、黃瑞[A1] 

兩周後 (72) 中國隊再遇上澳洲選手隊,這次在維多利亞州的墨爾本舉行,有更多維新兩州球員參與,實力增強,結果中國隊以26敗下陣來。

國際賽不勝一仗

上次訪澳與澳洲國家隊踼了4場國際賽,13負,這次直至79日才在雪尼舉行第一場國際賽,大敗16,僅靠快翼陳光耀破蛋。

此後再舉行兩場,716日及23日分別在雪尼及紐卡素舉行。第二場國際賽中國隊再敗47;至第3場才憑李惠堂一腳40碼遠射建功,與澳洲隊打成11平手。

雖云這隊中國隊人選比上次為佳,然而澳洲足球水平亦比1923年時進步不少。

『夜梟』兩捷

中國足球隊這次在澳洲的巡廻表演有一項創舉,就是第一次舉行夜間足球賽。據當地報章聲稱,夜賽似乎未在其他地方舉行過,而在香港則於戰後才出現。

至於為什麼要進行夜賽?報章没有交待,但筆者估計可能是希望平日在工餘時間比賽能讓更多人到場參觀,蓋此前的中國隊比賽入場人數令人失望。

第一場是718 (星期一) 晚上,在布里斯班對該市市隊,中國隊大勝61

據《球國春秋》的描述,『球場四週外,高懸強有力的電炬數百,用反光射入球場,照耀好像白晝,球用白油染色,以便於角[A2] 。』這次果然有很多人來觀戰,可惜7月是澳洲的冬天,夜間天氣寒冷,否則來人更多。

兩個多星期後的84 (星期四),中國隊在雪尼體育場與新南威爾士州隊的比賽,又在晚間舉行,球場當局在場內裝置電燈。結果中國隊61大勝。不過這次只有1,500名觀眾。

兩場夜戰中國隊均有優異演出,當地報章戲稱他們為『夜梟』(nighthawks)[A3] 


中國隊評價

澳洲報章對於第二隊來訪的中國足球隊評價各異,筆者所見,布里斯班的電訊報 (The Telegraph, Brisbane) 的評論比較中肯和全面。

一如其他評論,該報大讚中國球員踼球不踼人的風格,盡得澳洲球迷歡心。

與上次的中國隊比較,該報認為這隊國足整體表現較佳。它指出中國隊球員異常快速,深諳帶球技術,可惜短傳功夫未臻完善,常被對方球員截去皮球。

該報選出李惠堂、陳光耀、陳鎮和、周賢言四人最為出色球員。該報甚至認為李惠堂無疑是在澳洲所見過的最佳足球員之一,讚他控球技術完美無暇,精於為隊友製造機會,而且射球力發千鈞。

陳光耀是他們所見過的最快翼鋒之一,深懂翼鋒的踼法,他在邊陲的高速推進及準確的傳中球堪為澳洲翼鋒的典範。

陳鎮和是非常稱職的中衛,比他所有其他中場隊友更有效地供應雙翼,而其傳球十分準確,其少誤傳。

對於周賢言這位最初備受批評的守門員,該文著墨最多。作者指出,雖然中國隊初臨之際,門將這位置被形容為全隊最弱一環,然而看了中國隊多場比賽之後,發現周賢言不只並非如傳說中那樣不濟,反而很多次成為球隊的救命符。

作者指出,無論射來的是高球或低球,周一樣應付自如,他接撲高射球的手法更是澳洲球迷前所未見。他對來球的預計 (『捉路』,anticipation) 非常準確,而他出迎解圍的動作亦甚少出錯。作者打趣說,看過周的表現的球迷會問,如果他不是中國最佳門將,那麼中國國內的守門員究竟有多利害[A4] 

去留問題

遠征隊出國前已知要趕回國參加8月底在上海舉行的第8屆遠東運動會,而鄺光林於7月中旬已接連接到三封電報,催促球隊回國,為參加遠運會作準備[A5] 。鄺回復答應盡快回國,估計85日便可到達馬尼拉[A6] 

可是澳洲方面很想中國隊繼續巡廻比賽,7月底昆士蘭足總又向澳洲足總提出中國隊到該州進行多場比賽的要求[A7] 

何去何從是令球隊很頭痛的事,最後球隊作出妥協,提早拉隊回國是不會的了,但決定派出6人先行回去正副隊長李惠堂、黎郁達,中場主將梁玉堂、黃瑞華,以及一雙快翼曹桂成、陳光耀。然而,誰都看得出,少了這6元主將,遠征隊將不成軍,況且全隊只有15名球員,走了6人,難道以後賽事只派9人出場?還是向對方借球員?

89日,李惠堂電告中華體育協進會,說他與梁玉堂『身受重傷』,不能回國參加遠運會,其餘4人則『擬於日內』乘船回國[A8] 

他們回國前卻還先要解決一個重要問題,原來7月間菲律賓遠運會足球隊因數名球員被證實破壞業餘運動不能收受金錢利益的規定而被取消參賽資格,於是國內有人懷疑訪澳球員是否有資格參加是屆遠運會。

為免被人質疑訪澳期間違反業餘球員守規,中國隊要求澳洲足球當局為其訪澳球員作證,回國4人在得到澳洲足球總會的證明函件後才起程[A9] 









 [A1]The Reigster, Adelaide, 1927-06-20


 [A2]《球國春秋》第42頁。


 [A3]同上。


 [A4]The Telegraph, Brisbane, 1927-07-22


 [A5]『國足百年』。


 [A6]


 [A7]Cairns Post, Queensland, 1927-07-30


 [A8]華字日報 1927-08-10


 [A9]華字日報1927-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