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8日 星期一

第四屆遠運會稱王

南華於 1919 5 月第 3 次代表國家參加遠東運動會。這是這項運動會的第四屆,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行。

這是中國足球隊第二次到馬尼拉參加遠運會,上一次是1913年第一屆,那次中國隊鎩羽而歸,這次重臨舊地,經已連續奪得3屆冠軍的中國隊已非吳下阿蒙,定要在主隊觀眾面前報一箭之仇。

代表隊球員人數破歷來紀錄,共15人之多:

正選:    唐福祥 (隊長)馮帶 (副隊長)、劉慶祥、張榮漢、梁玉堂、梁棣芳、陳蘇、高錫[A1] 、郭寶根、黃柏松、田玉安、歐傑生
後備:    潘金發、關建安、蔡克[A2] 

球隊於52乘隆生輪前赴馬尼[A3] ,抵步後得到中國駐馬尼拉領使桂東圓和當地華僑富商招待。

這次日本因與主辦國菲律賓在舉行日期方面發生爭執而没有足夠時間組成足球隊參賽,於是足球項目只有中國和菲律賓兩隊參[A4] 

中國於揭幕日舉行的首仗以2:0先拔頭籌,翌日菲律賓以2:1勝回一場,於是要進行第3場決勝負。

敗仗當晚,桂領事設宴招待中國隊,豈料菲隊球員打了一場勝仗即沖昏了頭腦,坐著幾輛汽車在領使館外繞圈,耀武揚威,並對裡面的中國球員出言嘲笑侮[A5] 

兩天後舉行決賽,上半場菲隊以一球領上半場,主場觀眾歡喜若狂。然而中國隊沉著應戰,下半場甫接戰未到5分鐘,即由右輔郭寶根扳回一球。及至完場前5分鐘,中鋒黃柏松射入奠定勝局的一球,以一球氣走菲隊,雖然勝得驚險,最後還是三度蟬聯冠[A6] 

各場紀錄如下:

5月12日 中國勝菲律賓2 : 0 (唐福祥、黃柏松) (國際足協的紀錄為3 : 2)

5月13日 菲律賓勝中國2 : 1 (黃柏松)

5月15日 中國勝菲律賓 2 : 1 (郭寶根、黃柏松)

除了大會頒發的冠軍杯外,中國隊還獲得桂領使夫人和華僑卓越體育會各頒發大銀杯一[A7] 。

球隊於5月21日乘坐亞洲皇后號輪船回港,22日抵步,南華前主席郭晏波租了一艘船,與其他會員在海上迎接歸來的球[A8] 。

想當年南華在香港只不過是乙組頭甲組尾的球隊,但已經足以雄霸遠東,可見當時這地區的足球發展實在十分落後,亦可說中國 (或香港) 當時能夠成為遠東足球王國,是因為人家還未起步,或尚未發力而已。

第四屆遠運會足球冠軍中國隊職球員合照。第四排左起:葉坤、郭晏波、Ng Sze-kwong、黃錦英、Wong Hiu-wan;第三排左起:Mok Ting-long、蔡克漢、高錫威、劉福基、劉慶祥、關健安、盧俠父;第二排左起:梁玉堂、梁棣芳、馮帶、唐福祥、張榮漢、陳蘇、潘金發;第一排左起:田玉安、黃柏松、郭寶根、歐傑生。

獲獎後唐福祥 (中)、張榮漢 (右) 及郭寶根合照。

球員介紹

黃柏松

黃柏松是南華會發起人之一,我國球壇早年最佳中鋒,以『銅頭』『掃把腳』見稱。

黃大約出生於1894或1895年,中學就讀聖保羅書院,還未畢業便參與發起南華會。南華停辦期間隨唐福祥加入琳琅幻境社,是李惠堂出道前我國最佳中鋒。

黃於1915年在上海舉行的第二屆遠東運動會即代表國家足球隊參賽,第一次出場即為國家隊射入唯一入球,擊敗主隊菲律賓,為國家隊取得第一項國際足球錦標。

1917年那屆遠運會黃没有出席;但自1919年的第四屆起,直至1927年第八屆,黃都是國家隊正選中鋒,6次出席遠運,總共射入9球 (其中不少是關鍵入球),與同樣射入9球的李惠堂同為國家隊在遠運入球最多的球員。

在球會方面,黃柏松在1916年南華重組時歸巢,幫助南華於1918年首次奪得乙組聯賽冠軍。南華加入甲組後,黃是當然正選中鋒。

1923年黃柏松隨南華以國家隊名義遠征澳洲,黃身為正前鋒,在24場比賽中,只射入了9球,他不但被射入32球、剛剛冒起的李惠堂的光芒所完全掩蓋,他的入球數字還不如射入13球的華東球員張錫[A9] 。黃在澳洲之所以缺乏表現,當地報章指是因為南華輔鋒葉九皋没有做好輸送工作[A10] 。

不過,黃回港後即協助南華於1923-24賽季首奪香港甲組聯賽冠軍。1926年7月南華兵變,黃柏松加入中華,與孫錦順、李惠官、曹桂成、陳光耀等組成一條無堅不摧的前鋒線,該球會在1927-30年三賽季實現了甲組聯賽三連冠霸業,黃無疑是一大功臣。

黃的頭球在戰前中鋒中似無出其右,李惠堂讚他『頭球攻門傑出[A11] 』李球王曾透露,他自己之所以不善頭球,就是因為練球時與黃爭頂球,總是被他撞得頭部痛楚之極,因而以後對頂頭球甚為畏縮,可見黃衝刺力之強,相信不少後衛門將見到這位身裁瘦削的中鋒衝過來都會感到有點膽怯。

李惠堂亦讚他『掃把腳傳空檔妙到巔毫[A12] 』但批評他『射門未有驚人絶技[A13] 』李在他的『球經釋疑』專欄中從不應球迷要求,為戰前中鋒排名,可能是因為不好意思將自己排在第一名,但在球王選的戰前全國最佳陣容中,黃柏松並未有入選,次選也不[A14] 。

1930年中華開始出現組班問題,球星四散,球隊成績滑落。1931年,年屆36歲的黃柏松宣布退出球[A15] 。

退休後黃柏松從事畜牧業,在大坑村租得一所牛房,養了十多隻牛,將每天生產的牛乳賣給牛乳店,據說生意很好,生活無休。當年報章指他為人『勤儉克己』,『對朋友則以真誠相見,和藹可親,樸實無[A16] 。』

1937年黃曾參與港粵足球元老義賽,是他最後一次在正式比賽中在出現。

1940年3月27日黃柏松因急病 (大腸秘結) 逝世,終年僅46歲。次日出殯,安葬華人永遠墳場。3月30日的南華東方銀牌決賽,賽前為他默哀3分鐘[A17] 。

尊稱黃柏松為『松叔』的李惠堂為他賦詩三首,以表哀思:

(一)
叱吒球壇十幾年,衝鋒陷陣每身先;
橫腳銅頭人已渺,英名千古記凌烟!

(二)
昔年萬里御長風,異域奔馳立大功;
海外球人咸相戒,謹防黃姓瘦中鋒。

(三)
猶憶旬前共吐心,球事牽連說古今;
一朝撒手成長訣,曇花如幻淚沾[A18] 。

黃柏松遺下兩子 ─ 永康和耀[A19] ,長子永康步其父後塵,曾效力中華和九華,亦曾供職國民政府韶關建設廳,可惜後來同樣是不幸早[A20] 。








 [A1]美國春田大學體育碩士。


 [A2]華字日報1919-05-01《球國春秋》第18頁。


 [A3]華字日報1919-05-01


 [A4]『國足百年』。


 [A5]《球國春秋》第18頁。


 [A6]同上。


 [A7]同上。另一說法指中國隊得以永久保存商務印書館贈送的大銀鼎。


 [A8]華字日報1919-05-23


 [A9]《中國足球書》(英文版) 67頁。


 [A10]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23-09-17


 [A11]大公報19481219


 [A12]大公報19481219


 [A13]大公報1949213


 [A14]大公報1948125


大公報 1940-03-28 [A15]


 [A16]同上。


 [A17]大公報 1940-03-30


 [A18]同上。


 [A19]大公報 1940-03-28 [A19]


 [A20](1) 同上; (2) 『國足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