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6日 星期六

1918-1919 海軍雙響炮

海軍首奪聯賽冠軍

上屆乙組冠軍南華獲准加入甲組,這屆甲組一共6隊比賽,除南華外,還有海軍、工程、炮兵、香港會和曼徹斯特陸軍 (Manchester Regiment)

南華雖然獲准踼甲組,但仍留一隊在乙組比賽,另加上海軍乙隊,Staff & Departments、九龍會、炮兵第 838788 連、以及香港大學、聖若瑟書院,乙組共有 9 隊角逐。

除足總主辦的甲乙組聯賽外,還有軍方聯賽 (United Services League),但因戰爭關係,很多軍人被調離港擔任其他任務,此時的軍方聯賽没有再分為甲乙組,而且還加入了南華和香港會兩隊非軍方球隊,才總共 6 隊,與足總聯賽的 6 隊完全一樣。海軍聯賽 (Navy League) 則取消。

那時足球賽逢星期六舉行,但因為球隊數目太少,足總聯賽與軍方聯賽須梅花間竹地舉行,即一星期舉行足總聯賽賽事,另一星期則舉行軍方聯賽,南華與港會加入軍方聯賽,球員才得以每星期都可以踼球[A1] 

軍方人才凋零,軍人球隊的水準比以往幾屆都有所遜色,其中工程和炮兵兩隊老牌勁旅最受影響。

甲組聯賽於10月下旬開鑼時,歐戰已近尾聲。南華陣容如下:

                                                                                     
                                                                         
                                                                     
                                                                                                     
                                                                 
                                                              
                                                     
                                                          
                                                     
                                          
                                     
                                                                                                                  
這屆季初足總辦了兩場表演賽,由軍聯對文員隊,分甲乙組比賽。兩組的文員隊均有多名南華球員入選,可見足總中人對南華球員頗為賞識 (當然亦可能是為門票著想)

相信球圈人士對於南華有所期望,因為他們一直在乙組表現出眾,而且上屆還拿了冠軍;而華人社會對於本港唯一一支華人球隊理應存有厚望,希望他們能為華人爭光。所以每逢南華出賽,快活谷的球場一定是非常熱鬧。

而南華的表現又真的是每次都獲得報章的稱許,指他們踼的足球十分悅目,雖然身裁吃虧,但踼法敏捷乖巧,腳法與合作都十分純熟。可是他們總是無法在比賽中勝出。他們的問題是中場推進組織甚佳,唯前鋒總是不懂得製造入球,這似乎是南華的死穴,要待李惠堂的出現然後才有轉機。

結果是南華一直在榜尾掙扎,最後一場也未勝過,得球平均一場未有一球,失球則為各隊中最多,可謂攻不銳,守不穩。

這屆榜首是海軍與香港會之爭。191945的榜首大戰,兩隊踼成 1 : 1 平手,由於兩隊均已完成所有比賽,海軍得以以 1 分之微壓倒港會,成為本屆足總聯賽盟主,港會只得亞軍。這是海軍唯一一次奪得足總聯賽冠軍,以後未再獲此殊榮。

今屆才加入的曼徹斯特兵團則於聯賽開始後不久即於12月退[A2] 。聯賽最後成績如下:

名次
隊伍
場數
得球
失球
積分
1
海軍
8
5
2
1
20
3
12
2
香港會
8
5
1
2
13
5
11
3
工程
6
2
1
3
3
12
5
4
炮兵
5
1
2
2
3
8
4
5
南華
7
0
2
5
6
17
2
(資料來源:孖刺西報1919-04-61919-04-18。於聯賽冠亞軍已成定局後,足總決定取消餘下賽事。)

南華銀牌功虧一簣

本年恢復舉辦的銀牌賽有10隊參[A3] ,在這項淘汱賽事中南華卻表現出色,先後淘汰聖若瑟和工程,最後面對於準決賽以1:0淘汱強敵海軍的香港會。決賽於191938在港會場舉行,再次吸引了大批球迷參觀,有些甚至爬上黃泥涌道對上的山坡作壁上觀。

這是香港足球史上第一次完全由非軍人球員爭奪銀牌冠[A4] ,亦是南華首次有機會染指甲組水平的杯賽冠軍,球會非常重視這場比賽,找來了遠東第一代球王唐福祥這位老將再度出山,代替黃柏松踼正前鋒。

開賽後兩隊踼得十分斯文,南華早報認為是多年來最精彩的一場決賽。兩隊表現出來都是守強攻弱,港會前鋒球員明顯不在狀態,上半場兩無紀錄。

下半場形勢無大改變,但南華於90分鐘法定時間將完之前幾分鐘失守,港會的蘇格蘭裔副隊長麥他維殊 (Hector McTavish) 趁隊長史釗活 (John Stewart) 射門中柱彈出之際,在門前『執死雞』射入奠定勝局的一[A5] 

南華雖然飲恨,但他們第一次加入甲組即取得銀牌亞軍已算不俗,只是聯賽成績實在丟人。港會則連續4年蟬聯銀牌冠軍,成績驕人。

是屆軍方聯賽亦是海軍囊中物,可惜該隊在銀牌被港會淘汰,否則可以奪取三料冠軍,但已經創下本港足球史第一隊獲得足總和軍方兩項聯賽雙料冠軍的紀錄;而其前鋒McNiven則為是屆各隊中表現最佳球[A6] 

乙組聯賽與上屆一樣有9隊參加,唯一變動是大學代替了米杜士陸軍:海軍、南華、大學、炮兵838788連、九龍會、工程、聖若瑟、Staff and Departments

最後由聖若瑟書院獲得冠軍。

球員介紹

劉慶祥

劉慶祥為本屆南華發掘的一位新進守門員,花名『猪大腸』。劉慶祥成熟之後,將會成為香港早年很出色的守門員。

他無論高低球都可以應付,腕力足,擋球有把握,接球很少脫手,是十分穩健的守門員。他的手槌特別出色,能單拳將球撃出二十碼外。他的『包踭』也很厲害,因當時球例對守門員的保護不多,他很懂得用手踭保護自己,令對方前鋒退避三舍。

球王李惠堂稱他為20世紀上半葉我國最佳門將之一,排名僅次於包家平。不過李惠堂批評他膽大心不夠細,而且未能指揮後衞做好防守工[S7] 

劉於1918年加盟南華後,1919年即隨隊出席第四屆遠東運動會,取代了梁棣芳成為國家隊正選門將,並協助國家在三場兩勝賽制中以二勝一負擊敗主隊菲律賓,第3度蟬聯足球項目冠軍。

此後劉在192119231925年的第五至七屆遠運會都是國家隊門將。

1923年劉慶祥隨南華遠征澳洲,更是他的足球生涯中最光輝的一頁。他的左飛右撲,令澳洲球迷眼界大開,當地報章指他把澳洲守門員都比下去,其受歡迎程度更高於初露鋒芒的李惠堂,可說名揚海外。

1926年南華發生『聯愛團』事件,劉忠於母會,並没有過檔中華。

然而中華起用的新秀門將包家平一鳴驚人,鋒芒立即蓋過了劉。1927年的遠運會國家隊名單中,劉只是包的副車。

劉慶祥自加盟南華後,一直是該隊正選門將,但1927-1928年那一屆,南華的陣容中已再不見他的名字,他似乎從此退出了球壇。

劉本身是商人,除足球外,也愛木球和棒球,晚上愛奏爵士樂自娛。


梁玉堂

梁玉堂是球王李惠棠成名前最出色的球員之一,曾協助南華奪得6次遠東運動會足球賽事冠軍,這項紀錄無人能及。

梁玉堂1899年出生[A8] ,乳名『滿』,初出道時年紀甚輕,故被稱為『滿仔』。

求學時為母校灣仔書院踼校隊[A9] 。他的名字第一次在報章出現,是早年的南華足球會解散後,他於1913年與其他多位前南華足球會球員一起加入孔聖會的時候。

他那時任守門員,1914-1915年的球季,他仍然把守獨木關,及至1915年5月他入選國腳,代表中國出席第二屆遠東運動會時,他已改踼後衛[A10] 。1917年第三屆遠運會時,他似乎仍然是後衛身份,但至1918年他已移前到中場位置。他踼得最出色的是右中衛。

球王李惠堂認為身高近6呎的梁玉堂『在截撃、頭球、傳球、爭球各方面俱功夫老到,舉措裕如 (即很瀟灑)。』助攻時,『開角球落點上佳。其氣力充沛,足以應付整場比賽而不見倦容[A11]。可以說他職責是中衞,卻兼有後衞和前鋒的技術[A12] 。』

他為人老成持重,兼且球技了得,至1920年代他已成為南華的主力球員,代替了病重的張榮漢成為南華隊長。

1921年,梁玉堂代表中國參加在上海舉行的第五屆東亞運動會的足球賽,且獲選為隊長 (代替出國留學的唐福祥),結果中國先後撃敗菲律賓和日本,奪得冠軍,梁玉堂以其灑脫球技與良好的體育道德,獲外國傳謀讚譽為『遠東第二位球王』 (第一位是唐福祥)。

1923年年初,他與陳蘇、陳光耀及朱廣揚入選於2月19日在香港舉行的滬港杯埠際賽,是為華人球員首次獲選參加這項一直由外籍球員壟斷的賽事。

同年8月,南華足球隊在領隊莫慶的帶領下,代表中國遠征澳洲,梁玉堂又獲選為隊長,在征澳各場比賽中表現出色,雖然没有取得入球,仍獲當地報章稱讚他『敏捷機靈,運球純熟,善於組織攻勢,是球隊中場的靈魂』。

梁玉堂雖然效力南華多年,但對球會有諸多不滿,征澳回港後,他上書南華會幹事部,要求改善球員待遇。他的發難,引起了巨大的回響,及後多位南華球員於1926年4月組織『足球聯愛團』,繼續爭取改善待遇,且於8月退出南華,組成中華體育會。

梁玉堂雖對南華不滿,而且是『聯愛團事件』的始作俑者,卻没有即時加入剛誕生的中華會,而是選擇北上,原來逐漸掘起的上海足球圈,不斷向香港球員招手,梁玉堂在他們多次邀請之下,終於在1926年9月15日,在本港球季開鑼前毅然前赴上海發展[S13] ,加入剛由樂群會重組而成的樂華會。

他在上海與李惠堂等並肩作戰,幫助樂華會在史考托杯初賽歷史性打敗英人球隊拉克斯。他並兼任交通大學足球名譽指導。

不過,梁在上海留不了多久,1927年2月,在樂華於史考托杯準決賽被擯出局後,他即隨華東隊回港參與滬港杯和第二屆全國分區足球賽,賽後稱因有私人事務需要暫時留港,期間參加中華隊,在銀牌賽中上陣,待辦妥私事後再行北返[A14] ,然而梁此後一直留在香港,没有再回上海。

1927年梁因隨『三華』出征澳洲,錯過了第八屆遠東運動會,以後没有再入選國家隊。

他此後協助中華會於1927-1928年起連續奪得3屆尋常杯聯賽冠軍,居功不少。但自1930年起,中華會開始出現人事問題,球隊成績大不如前,而相信梁玉堂亦因年紀問題而表現走下坡。1930-1931年那一屆梁移後踼後衛,至1932-1933年,他已退居後備,大概於這屆之後,他宣告掛靴[A15] 。

不當球員,卻没有即時完全退出球壇,他還為九龍會當顧問。至1935年3月,他受聘於汕頭公安局,才離開香港球壇[A16] 。在汕頭他仍然踼足球,且於1935年5月代表汕頭市隊參加省運會足球賽[A17] 。

二戰後,他又再效力中華隊,卻並非當球員,而是出任該隊教練。梁又於1948年參與組織香港華人足球裁判會,先後擔任司庫、執委、副主席等職務。

梁玉棠除踼足球外,亦是壘球好手,曾代表南華會參加本地公開賽及國際賽,幫助南華壘球隊於1923-1926年連奪3屆麗華銀盾,因而得以永遠擁有該銀盾。

梁於1978年去世[A18] 。


歐傑生

歐傑生卓號『鱷魚頭[A19] 』,南華早年骨幹球員,可踼前鋒或中場。

他於1910年代初加入南華足球會,球會不久即解散後,他與部份隊友加入孔聖會,南華重組後與其他原南華隊友重回母會。

1915191719191921年四度入選國家足球隊出席遠東運動會,均成功幫助國家隊取得遠運會足球冠軍,但入球不多,僅於1921年那屆在對菲律賓一仗中射入比賽中唯一入球。

歐亦曾多次入選文員隊,與軍聯及期他國籍代表隊作表演賽或籌款賽。

球齡漸高的歐傑生於1921年之後在本地賽事中只能當南華後備球員。

1926年南華的聯愛團事件中,歐是最落力促成一班南華骨幹球員脫離母會的活躍分子之一,並且出任新成立的中華會足球部副主任。

退休後歐傑生曾當球證及在港會球場內的票務處任職[A20] 


梁棣芳

梁棣芳綽號『貓屎[A21] 』,是早年國手兼國腳,亦為加入琳瑯幻境社的原南華足球會球員。

大概很多人都不知道梁棣芳參加了1913年第一屆遠東運動會,因為查看當年遠赴菲律賓的國家足球隊11人名單,的確没有這號人物。不過,國家籃球隊名單上,卻有梁棣芳的名字 (這隊籃球隊大敗於主隊兼籃球強國菲律賓手上)

當年體育屆缺乏人才,不少運動員同時參加不同項目,梁棣芳顯然手腳都十分靈活,出道初期經常担任守門員一職,在1915年和1917年的第二、三屆遠運會他就為國家隊把守獨木關。

但在球會中他卻踼不同位置,梁雖然身裁短小[A22] ,卻一直在琳瑯隊中踼中堅,與第一代球王組成強勁中場線,只是該隊前鋒不濟,未能奪得任何錦標。

在國家隊裡,梁於19211923年兩屆遠運會亦轉踼中堅,他在國家隊的守門員位置由劉慶祥代替。

1923年他隨南華遠征澳洲亦是踼中堅,但被當地報章批評為非上乘中衛,因没有積極參與助攻。助攻力不夠強應是當年華人中堅的通病,助攻要相當體力,而體力又非華人球員的強項。


麥他維殊 (Hector M McTavish)

赫特‧麥他維殊為蘇格蘭人,球圈中人暱稱他為 “Mac”,是港會19101920年代的前鋒主將

1915年麥他維殊來到香港,擔任怡和洋行 (創辦人同是蘇格蘭人) 旗下的中華火車糖局 (China Sugar Refining Company) 的化驗師 (chemist)[A23] 

煉糖是香港早年的主要工業之一,當時香港有兩大糖廠,除1878年在港島東角 (今銅鑼灣糖街以北) 開辦的中華火車糖局外,還有1884年在鰂魚涌開幕的太古車糖公司 (Taikoo Sugar Refining Company)。煉糖廠從外地輸入蔗糖,然後除去其雜質,再製成不同的產品。香港的糖產品,尤其是幼白砂糖,特別純淨潔白,兼且幼細,馳名中外,遠銷中國內地及東南亞[A24] 

麥他維殊身為化驗師,負責在實驗室檢驗各種糖產品在不同提煉階段的質[A25] 

工作以外,麥他維殊熱愛足球,他來港當年即加入港會,司職左輔,第一場比賽對著海軍,即大演帽子戲法,奠定了他在球隊中的正選位置;此後一直是港會前鋒主將,於1918年已當上副隊長,1919年還升為隊長 (但只此一屆)。據說由他擔任隊長的比賽港會未嘗一敗,故他有不敗隊長 (undefeated captain) 之稱[A26] 

他與港會門將羅渣兄弟 (George & John Rodger)、後衛麥高賓 (Jock McCubbin)、中場史釗活 (John Stewart) 1910年代中至1920年代初,一直為港會前中後三線的骨幹球員,協助球會於191619191922三年奪得銀牌冠軍[A27] 

他亦曾擔任文員隊隊長,以及在本港蘇格蘭隊對英國隊的所謂『國際賽』中任蘇格蘭隊隊長。

可惜他於1922年一場比賽中足部重創,從此掛靴[A28] 。此後一直為港會擔任義務秘書及球隊教練,不過偶然還會上場比賽[A29] 

麥他維殊為足總貢獻不少,他來港翌年 (1916) 即加入足總出任幹事,曾出掌不少委員會,包括處理紀律問題的緊急委員會 (Emergency Committee),從他當主席起的1918年計算,他判了16名球員停賽。

他在足總的工作中最引以為榮的,是1932年出任港滬埠際賽港隊遴選委員會主席,他選出的香港隊在滬作客以43擊敗主隊,重奪失掉了兩屆的滬港杯。

1928年麥他維殊的事業出現重大變化,他任職的中華火車糖局與太古車糖公司競爭失敗,關門大吉;他於1930年被調到九龍黃埔船塢 (Hong Kong and Whampoa Dock),仍任化驗師[A30] 

19321210他帶著妻子離開香港返回蘇格蘭,另謀發展。他妻子也是體育界中人,是網球好手,曾在港奪取多個錦標,並曾代表香港出席埠際賽。

麥他維殊自己也愛好足球以外的其他球類,例如高爾夫球,而離港前的夏天又獲九龍木球會的草地混球單雙打冠軍。他的兒子鄧肯 (Duncan McTavish) 戰後1950年代曾擔任港會欖球隊隊長[A31] 

麥高賓 (John McCubbin)

高賓,英文名字又作Jock McCubbin1910年代香港的佳後衛之一,亦為母會香港足球會及香港足球總會的會務多有貢獻。

麥高賓於1879年出生於蘇格蘭中西部、格拉斯哥附近的工業市鎮Greenock,少年時代已在蘇格蘭的青年足球界打出名堂。他於190639日抵達香港,在太古車糖公司任職首席製糖 (Chief Sugar Boiler)

他上岸後僅兩星期便為青年會披甲上陣,與香港會作賽。不久之後他更加入港會,之後一直是港會的忠臣。

他司職後衛,通常與A T Hamilton F W Black 拍檔,在1910年代為港會把守後方,協助港會成就了最後的光榮年代[A32] 1918年他以隊長身份協助港會以皇家香港軍團[A33] 的名義,奪得軍方聯賽冠軍之後,宣布掛靴,港會以James Stewart代替他出任隊長,另以年輕球員填補他的後防位置。

但之後他仍然偶然上陣,例如1919年銀牌決賽對南華一仗,麥高賓便臨危受命,以40歲高齡再披戰衣,結果幫助球隊以10擊敗南華,奪得當屆冠軍,他更是球賽中演出最佳的球員之一[A34] 

麥高賓在球場外亦努力推動足球運動,1908年足球界蘊釀創辦香港公開聯賽之時,麥高賓出力不少,至1924年他出任足球總會會長,這時他才真正掛靴,不再馳騁於綠茵場上。不過他當足總會長則只此一屆。

會務方面,1922年麥高賓獲選港會主席,但這年正是港會足球隊戰績開始下滑的分水嶺,這年港會奪得銀牌冠軍後,自此再未嬴過任何足球錦標;而這年港會欖球隊雖然奪得欖球挑戰杯冠軍,但卻公然造反,不聽幹事會的控制[A35] 。麥高賓可算倒運,不過他仍然堅持主席的工作,直至1928年為止。

他對港會的最後貢獻,就是於1928年成功向政府爭取批准興建永久的會所,以代替以前的茅屋[A36] 

19281013日,49歲的麥高賓乘坐鐵行蒸氣郵輪Morea號離港回鄉,這時他已經積聚了不少財富。



------------------------------------------------------------------------------------------------------------

[A1]Hong Kong Telegraph, 1924-05-03.

[A2]足球總會於1918年12月12日晚上在域多利軍營舉行的會議中,決定接受曼徹斯特兵團退出聯賽的申請,並將其所有得分取消,見Hong Kong Daily Press, 1918-12-13.

[A3]Hong Kong Daily Press, 1918-12-13.

[A4]Along the Sports Road, p 48.

[A5]同上。

[A6]Along the Sports Road, p 49.

[S7]月惠:『溫故知新錄』,載大公報1948-10-16。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載大公報1948-11-07。

[A8]頼文輝:『六奪遠東運冠軍 二世球王梁玉棠』,貼於超越新聞網,2014年11月23日查閱。

[A9]《中國足球書》(英文版), 第83頁。

[A10]但有時梁玉棠仍然客串守門員,例如1917年1月23日的一場文員對軍聯的表演賽中,梁即擔任文員隊門將一職,結果有5名南華球員 (除梁玉棠外還有張榮漢、梁棣芳、田玉安及歐傑生,另馮帶為後備) 的文員隊負1:2,見 Hong Kong Telegraph, 1917-01-19。

[A11]據當年《良友畫報》報道,梁玉堂曾奪得廣東全省運動會5英哩賽跑冠軍。

[A12]李惠堂:『球經釋疑』,載大公報。

[S13]華僑日報1926-09-16。

[A14]工商日報1927-02-10。

[A15]《球國春秋》第16頁指他於1930年退休,應該不對。

[A16]工商日報1935-03-15。

[A17]工商日報1935-05-04。

[A18]『六奪遠東運冠軍 二世球王梁玉棠』。

[A19]《球國春秋》第16頁。

[A20]《球國春秋》第16頁。

[A21]《球國春秋》第16頁。

[A22]《中國足球書》(英文版) 第85頁。

 [A23]Hong Kong Telegraph1932-11-29華火車糖局成立於1878年,原為怡和買辦唐茂枝(又名唐廷植)及其弟唐廷樞所經營,見『珠海圖書館』『歷史名人』網頁唐廷植條,2015125查閱。

 [A24](1) 『香港記憶』『太古糖廠』網頁,2015-01-25查閱;(2) 盧受采、盧冬青:《香港經濟史》第124頁,香港:三聯書店,2002.11

 [A26]Hong Kong Telegraph1932-11-29

 [A27]Along the Sports Road, p54

 [A28]Hong Kong Telegraph1932-11-29

 [A29]Along the Sports Road, pp57, 66

 [A30](1) Hong Kong Telegraph1932-11-29(2) Memorandum of Hong Kong Football Club, 1932-03-25.

 [A31]同上,第48頁。

 [A32]China Mail 1928-10-06

 [A33]皇家香港軍團即是後來的義勇軍,英文名稱原為Hong Kong Artillery and Rifle Corps1917年改稱Hong Kong Defence Corps

 [A34]Along the Sports Road, p48.

 [A35]Along the Sports Road, p63

 [A36]同上,p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