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5日 星期二

香港足球總會成立

本港聯賽開始之後,有心人士覺得需要成立一個足球總會,以管理本港足球事宜。主張最力的是原本反對搞聯賽的布朗,以及港會另一會員史多利 (Alex P Storrie[A1] )。史多利於1909129晚上召集會議,討論成立足球總會,會議假借青會舉行,所有經已參加聯賽的球會,再加上香港會和各海軍隊伍,各派出代表,會上選出布朗為主席。

史多利首先發言,指出本港又有聯賽,又有銀牌,統籌上將遇到很大困難。而且在處理球員紀律處分問題亦需有統一的組織。他還提議成立一考核的組織,以保證球證的水[A2] 

布朗則更坦白,指成立足球總會對港會有百利而無一害,因為此前所有有關足球的活動都由港會承[A3] 

另一位代表Q M Sergt Andrews則認為這樣一個強而有力的組織可以向港督爭取在港九各地建設更多球場設施。

各代表隨即勾畫出總會的操作範圍和一些細節,並決定下一個球季即開始運作。會上又提議軍民球隊都可以參加,而季後尋常杯冠軍將與其餘隊伍的選手隊進行一場慈善賽,以示他們搞足球並非只為自娛。又提議成立委員會以定立章程細[A4] 

會上還決定申請成為英國足總屬[A5] ,可是後來他們又推翻這決定,令到新成立的港足缺乏權威和支持,埋下日後需要重新成立的伏線。

會議選出史多利為臨時足總秘書,由他負責寫信給各球會邀請它們加入,並各委派兩名代表參與會[S6] 。香港足球總會 (Hong Kong Football Association) 於是正式成立[A7] 

4月初足球總會再舉行會議,正式選出各個職位的人選:

主席: 布朗
秘書: 史多利
司庫: 史多利[S8] 

101全體會議通過聯賽規例。

現時香港足球總會官方網頁及《香港足球總會90周年紀念特刊》都稱其成立年份為1914年,韋基舜在『吾土吾情』中已指出這與事實不符,真正的成立日期要早得[S9] 。不過,他聲稱足總在第一屆聯賽開始已經成立,這也不對。如上面所述,足總在第一屆聯賽中途才誕生,未有參與第一屆聯賽的組織工作。至1909-1910年那一屆聯賽足總才接手主辦。

韋基舜又說足總自稱於1914年才成立,只因當年才開始有華人球會 - 琳瑯幻境社和孔聖會 - 加入聯賽 (乙組),其實亦非事實,有關原因下文將會交待。

足總於1909接過辦聯賽的管轄權後,又於1922年從香港會手上接過特別銀牌賽的主辦權。隨後的麗華杯、國際杯、督憲杯等足球錦標賽,也都全部都歸足總主辦。

不過要說明的是,聯賽本身自始經已有一個獨立的『聯賽管理委員會』(League Management Committee),足總成立後,這個委員會維持獨立的組織及賬目,仍然負責聯賽的直接管理,包括各隊報名、各組別的球隊數目、球場的設施、各場門票收入等,直至1929年足總才全面接管聯賽,這是後話。

足球總會成立之初,並沒有任何受薪的職員,亦沒有固定的辦公室;所有參與足總行政和管理工作等事務的人員全屬義務性質。

1922年後香港足球會不再負責舉辦足球賽,只負責舉辦欖球比賽。


人物介紹

法蘭克‧布朗 (Frank Browne)

香港足球總會第一任主席布朗是推廣香港足球運動的先驅。布朗於1893年來到香港時,本身已經是倫敦足球總會的合資格球證。來港翌年 (1894) 即出任香港足球會義務秘書,一當就當了9年,19039月才缷任;旋又於1905-1907年擔任該球會會長。

他任港會秘書期間,利用港會的資源及他自身的影響力推動本港足球發展,不遺餘力。港會於1895年創辦挑戰杯淘汰賽,布朗親自出任挑戰杯籌委會秘書,一年後挑戰杯改組為銀牌賽,布朗又擔任銀牌籌委會秘書。

1908年足球圈人士籌組全港公開聯賽,布朗雖然反對,且不讓港會加入新生的聯賽,他還是向聯賽伸出援手,而且帶領港會於翌年加入。

1909年他大力推動成立香港足球總會,為香港足球的發展奠下基礎,並任第一任會長。及後於1913年又推動重組足總,並出任新足總副會長,隨後擺平了新足總與港會就滬港杯主辦權的爭執,並說服港會加入這個新組織,這是後話。

布朗在香港足球運動起步的階段貢獻了廿載的努力,委實是香港足球之福。

布朗本業是化驗師、藥劑師,他於1863110日在英國出生,來港前當英國藥學會 (Pharmaceutical Society) 實驗室助教 (lab demonstrator)30歳那年 (1893) 曾獲頒化學獎[A10] 

他於同年來到香港,8月出任位於西營盤的國家醫院 (Government Civil Hospital,實際上的中央醫院) 助理藥劑師兼助理化驗師 (Assistant Apothecary and Analyst)[A11] 。他的工作除了為醫院病人開藥之外,還要化驗食物和食水,包括井水和水塘中的水是否適合飲用。

翌年 (1894) 5月,香港爆發鼠疫,5個月內錄得2,500人死亡,未有紀錄的死亡個案更是不計其數,是香港至今最嚴重的瘟疫。之後鼠疫年年發生,成為風土病,1899年及1901年疫情特別嚴重,至1926年才消失。

布朗協助他的上司 ─ 政府藥劑師兼化驗師 (Apocathery and Analyst, Government Civil Hospital) W Edward Crow ─ 應付疫情,除了為鼠疫病人開藥外,還要安排為疫區 (西環) 樓宇消毒。他後來還加入滅鼠委員會,在西環滅[A12] 

他於1896年下半年起至18988月中署任藥劑師兼化驗[A13]  (他上司似乎休病假)。他幫殖民地政府應付這場大瘟疫,獲得社會團體及潔淨局 (市政局前身) 致函鳴謝,更獲頒獎[A14] 190012月他正式成為政府藥劑師兼化驗[A15] 

除對付瘟疫外,布朗還在任內開創了幾項新措施,例如向公眾提供政府化驗所的收費服務,以及簽發礦石分析證書,這種證書獲得世界公認,為港府庫房帶來可觀收[A16] 

布朗於1915年以健康為由宣告退休,返回祖家[A17] 








 [A1]史多利是男性服裝公司William Powell的僱員。


 [A2]Hong Kong Daily Press, 1909-01-30


 [A3]Along the Sports Road, p 37.


 [A4]Hong Kong Daily Press, 1909-01-30


 [A5]同上。


 [S6]同上。


 [A7]《香港足球總會90週年紀念特刊》第29頁稱香港足球總會最初稱為『腳球會』。但韋基舜在《吾土吾情》中指他從未聽過,其他有關足總成立的記載似乎也没有提及


 [S8]Hong Kong Daily Press, 1909-04-08


 [S9]見《吾土吾情II》第88頁。


 [A10]Who’s Who in the Far East (Juke) 1906-7.


 [A11]Hong Kong Daily Press, 1893-08-21.


 [A12](1) The Colonial Surgeon’s Report for 1894Government Civil Hospital, 1895-04-29. (2) Report on the Epidemic of Bubonic Plague in Hong Kong in the Year 1898, in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24th December 1898. (3) Supplement to the Hong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900.


 [A14]Who’s Who in the Far East (Juke), 1906-7.


 [A16]香港定例局1916629會議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