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6日 星期一

1925-1926 九龍會雙料冠軍

海陸軍挑戰足總

1925-1926年球季開始前,香港足球總會遇到1908年成立以來對它權威的首次挑戰。軍方不滿政府委任的Recreation Ground Committee去年通過的決議,讓足總有權統籌所有屬會球場的編配,他們的代表在委員會發難 (主要是陸軍採取主動,海軍和議),提出反對該決定,並反對足總自稱為管理香港足球事宜的權威組織,指足總無權操控比賽及球員。

該委員會是一個非官方委員會,由民間的體育會代表組成,職責是向行政局提出有關體育場地的建議,唯委員會没有足總的代表。

陸軍的不滿,可能源自如何分配掃桿埔陸軍球場的門票收入問題,該問題令陸軍於1925年初拒絶派隊參加第一屆麗華杯比賽 (見上文)。而海軍則可能不滿足總於1924年取消戰艦個別參加聯賽的資格 (見上文)。

陸海軍代表的反對,令有關決議需要暫時擱置,委員會主席Claud Severn以輔政司身份致函足總,要求足總回應,委員會觀望足總的反應,才再向政府作出建議。

1925108日的足總會議上火藥味濃厚,陸海軍的代表[A1] 強調屬於陸海軍的球場應由他們自己控制,足總無權越俎代庖,他們態度強硬,且對個別與會人士作出人身攻擊。

上屆足總會長麥高賓反擊,指足總處事一向大公無私,所作所為都是為香港足球的利益著想,甚至連香港會亦樂意將銀牌的主辦權交給足總,可見港會也承認足總管轄所有足球事務的權力。更聲言若陸海軍代表繼續無理取閙兼出言不遜,則請他們離去。他的發言得到大部份與會代表的鼓掌。

最後會議以185票通過F T James的動議:足總是管轄所有香港足球事誼的唯一權力機構,所有屬會都要服從足總;在分配足球場地方面,Recreation Ground Committee也不能超越足總的權力[A2] 

足總成攻擊退第一次對其權力的沖擊,但挑戰將陸續有來,而且一次比一次嚴重,此是後話。

九龍會雙料冠軍

九龍會首次聯賽掄元

海陸軍起義被壓下去後,1925-1926年聯賽終於得以開鑼,但已比原本的時間表延遲了。

這屆聯賽南華只派出一隊參加甲組賽事 (上屆乙隊太不濟);另加上新加入甲組的西洋會,仍然是8隊,即南華、九龍會、東沙利陸軍、香港會、西洋會、炮兵、警察和添馬艦。

乙組首次分為甲乙兩組,南華都有派隊參加,即南華甲參加乙組甲,南華乙丙參加乙組乙。

乙組乙參賽隊伍如下:鼓手、九龍會、聖約瑟甲乙、西洋會、回教甲乙、大學堂、南華乙丙。另有3隊的申請被拒絶[A3] 

南華主將李惠堂於上屆球季結束後去了上海發展,對南華的實力有一定的影響。不過這屆南華亦有一位明日之星加入其甲組隊比賽,就是後來稱為『神腿』的馮景祥。南華派出的3隊球隊的陣容如下:

          南華甲組                            南華乙組甲                          南華乙組乙

                                                                                                    
                                                                                                    
                                                          耀                                          
                                                                                           
                                                                                            
                                                                                           
                                                                                  
                                                                                  
                                                                                  
                                                              
                                                                      
             耀                                                  

後備:
黎郁達 (後衞)
區傑生 (前鋒)
馮景祥 (前鋒)
         
     
       南華乙組丙                         

                                                
                                                
                                                
                                          
                                          
                                          
                                
                                
                                
                    
                       
                    

九龍會開季甚為順利,頭三周全勝,未失1分,直至第4周遇上南華。南華則開季不利,首二周面對的雖是聯賽最弱的兩隊,可是仍然失利,先和炮兵22,繼而竟然01敗於添馬艦腳下,連失3分於弱隊,跟著第3周開始南華便要先後面對東沙利及九龍會兩支勁旅,幸而南華球員開始振作,與強隊東沙利陸軍打成11平手。

19251031日南華對著全勝的九龍會,南華3戰已失4分,再敗則前景堪輿,九龍會是被看好的一隊。不過南華此仗全部正選上陣,九龍會則有主力球員Austen缺陣,實力大受打擊,其出場陣容如下:

門將 ─ Vickers
後衛 ─ WheelerRead
中衛 ─ TurnerJohn McKelvieA Duncan
前鋒 ─ TaylorMcBrideCaveilleHayesMason

比賽在掃桿甫陸軍球場舉行,南華上半場佔了優勢,右翼張鑑泉最為活躍,可惜中鋒黃柏松未能好好把握傳中球,鋒線上左輔孫錦順最具威脅。九龍會前鋒與中後場未能連接,但其後防甚為穩固,雙方兩紀錄,00結束上半場。

下半場南華終於憑一死球打開紀錄,九龍會中場Duncan犯手球,梁玉堂主踼罰球,將球交右翼張鑑泉,張右邊傳中,孫錦順門前接應射入,南華先開紀錄。九龍會下半場後段大舉反攻,曾籍梁玉堂犯手球獲12碼球,可惜Taylor主射的12碼球被劉慶祥擋出,結果南華僅勝10,勝來實至名歸。

上半季過後,東沙利在積分表上領先群雄,但九龍會於1926年1月9日第二循環比賽以2:0擊敗東沙利,報卻第一循環一敗之仇,並升上榜首,從此一直領先。

九龍會於1926年4月29日最後一場聯賽撃敗剛慶祝成立60周年的香港會3 : 0,以一分之微力壓東沙利陸軍,確定取得聯錦標。香港會曾度升上第二位,最後只能得季軍。

南華雖在聯賽首循環曾有擊敗九龍會的佳績,但積分一直落後於九龍會和東沙利陸軍,至季尾又發生內訌,影響士氣,更加無法追上,最後5場敗了3場,連第3名也不保。

南華在1923-1924勇奪聯賽冠軍之後,成績無以為繼,而且一屆不如一屆,1924-1925屈居亞軍,而這屆更跌至第4;上屆前鋒還有33球進帳,這屆便只能射入16球,是上屆的一半。成績下滑是因為没有李惠堂?還是管理和訓練出了問題?可見後來發生分裂並非無因。

新丁西洋會雖然不敵九龍會、南華等強敵,但隊中有一位在甲組初次亮相的葡籍中鋒A告山奴,雖云初登大雅之堂,卻已經光芒四射,奠定了其在本港球壇的地位。

這屆聯賽最後成績如下:

隊名
得球
失球
積分
九龍
14
11
1
2
45
9
23
東沙利
14
10
2
2
33
10
22
香港會
14
7
2
5
14
15
16
南華
14
7
2
5
16
20
16
警察
14
4
2
8
16
23
10
西洋會
14
4
1
9
22
25
9
炮兵
14
3
4
7
18
34
9
添馬艦
14
3
1
10
9
37
7
(資料來源:南華早報1926-05-0105-03)

乙組聯賽方面,乙組甲由南華乙組甲隊奪得桂冠。

另南華乙組丙隊則以無敵姿態奪得乙組乙冠軍。該隊於424日渡海至九龍鐵路球場作客,以51打跨九龍會,篤定奪得乙組乙冠軍。上半場南華已領先31,建功者為田立發、包家全及馮景祥,下半場包家全及田立發錦上添花;九龍會由Ross於上半場破蛋[A4] 

515日,兩隊南華乙組隊 乙組丙『無敵隊』及乙組甲冠軍隊 相約比賽,結果無敵隊竟勝21,果真『無敵』。[A5] 

由此可見,南華 (即華隊) 後備力量相當強大,勢將逐漸雄霸本港球壇,亦可看到將來華人球會開枝散葉的先兆。

九龍會兼奪銀牌

九龍會除奪聯賽冠軍外,亦再次闖進銀牌決賽,是4年來的第3次。該隊於準決賽以31淘汰警察,在決賽又與以42踼走西洋會的東沙利陸軍陝路相逢。前一屆 (1923-1924) 銀牌亦是由這兩隊在決賽爭標,結果是東沙利奏凱歌

決賽原定於410日舉行,因天雨令場地泥濘而延期至417日,當天雙方打成11平手,加時上下半場兩無紀錄,定於421日重賽。

重賽雙方陣容如下:

九龍會
門將 ─ Avery
後衛 ─ WheelerRead
中衛 ─ TurnerCaveilleJohn McKelvie
前鋒 ─ G DuncanSparySimmsHayesMason

東沙利
門將 ─ Douglas
後衛 ─ CooperJordan
中衛 ─ McGreavyMitchellBristowe
前鋒 ─ CharlesworthCheesemanHumberstoneButlerMackleworth

開賽後九龍會閃電搶攻,僅兩分鐘,Duncan吊球入東沙利禁區,東沙利門將Douglas接球脫手,被九龍會右輔Spary執死雞射入空門,九龍會先開紀錄。

東沙利隨即大舉反攻,10分鐘中鋒Humberstone在一次攻門時挑出九龍會門將Avery手中的皮球,然後射入,被球證判無效,當時球例並無保障守門員,故報章的體育記者對此判決大惑不解。

最初20分鐘東沙利佔盡優勢,但對著九龍會頑強抵抗的後防,加以球運欠佳,始終無法取得入球,McKelvie兩次護空門力保不失。直至28分鐘,Humberstone20碼外施射得手,東沙利終於追成11。可是不久之後,九龍會右翼Duncan推過東沙利左後衛Jordan傳中,左輔Hayes近射建攻,21九龍會再度領先。然而入球攻臣Hayes隨後在禁區犯手球被罰12碼,東沙利由Cooper主射入網,上半場雙方22平手。

下半場九龍會中堅Caveille用手擋Humberstone的射門又再被罰12碼球,東沙利Cooper再次主射,但這次射中門楣彈出,欲將彈出的皮球射入網卻因兩次觸球而被球證吹罰。東沙利放生了九龍會,是這場比賽的轉捩點,隨後天下大雨,場地又變得泥濘不堪,九龍會較能適應泥濘的場地,Hayes射入一球,但被判越位在先。

90分鐘後雙方仍然平手,加時20鐘。法定時間東沙利佔優,但至加時則九龍會表現更佳,加時上半場九龍會左翼Mason射門,皮球濕滑,東沙利門將Douglas接球後脫手,球直飛入網窩,九龍會就以這球奠定勝局,以32取勝,繼聯賽之後再次壓倒東沙利奪標[A6] 

九龍會蟬聯銀牌冠軍,4年來3奪銀牌,還成為本港足球史上第一隊非軍方的甲組球隊能夠取得聯賽和銀牌雙料冠軍 (1911-1912年京士陸軍曾有此佳績),可算是該球會巔峰之作。

初級組銀牌則由東沙利陸軍奪得,於410日的決賽以113大勝西洋會。

是屆總成績:
賽事
冠軍
甲組聯賽
九龍會
乙組甲聯賽
南華乙組甲隊
乙組乙聯賽
南華乙組丙隊
高級組銀牌
九龍會
初級組銀牌
東沙利
麗華杯
西文員
國際杯
葡萄牙


新球例

1925年足總修訂了兩條球例,企圖增加球賽的可觀性,其中有關越位的修訂更是影響深遠。

放寛越位規例

英式足球最初承繼欖球的球例,不准向前傳球,所有在球前面的攻方球員均當作越位。

1866年英國人將之修改為前面接應傳球的攻方球員與對方端線之間的場地內,對方隊員不可少於 3。然而,3人的規定仍然太嚴厲,令進攻一方很容易掉進越位陷阱,球賽經常停頓,而由於雙方都怕越位,以致球賽經常中場混戰,入球率偏底[A7] 

1925211日紐卡素作客與貝利 (Bury) 打成00平手,是紐卡素當屆第6次兩無紀錄的比賽,該球季英國甲組聯賽平均每場入球只有2.58球,球賽變得沉悶,入場人數下降。

為了拯救足球,英國足總於1925年球季開始前向國際足球協會理事會 (International Football Association Board[A8] ) 申請改變越位規例,將3人規定改為2人,以令球賽更加暢順,增加入球,獲該理事會批准[A9] 

香港足總當然要立即跟隨,當時不少本港球圈人士認為修例是完全取消越位的第一步,這當然没有成為事實。輿論亦同意新例將令球賽進行得更加暢順,且會增加入球[A10] 

在英格蘭,每場平均入球數字由1925年的2.58立刻大幅提升至1926年的3.69。本港方面,若不計算聯賽初年球隊之間實力太懸殊的年代,1925年之前的數字為2至3.1球之間,1925年新例剛實施,最初兩屆大家可能還未習慣,但1927-1928年開始即可見入球數字大幅攀升,至1930年代後期已一直在4球以上,可見新例的確能夠增加入球。(當然後期還有球隊太多以致強弱懸殊的因素。)

除入球數字外,新例還將帶來新的足球戰術和陣式,將另文交待。

1908-1940年甲組聯賽平均每場入球數字的增長 :


年份
平均每場入球
年份
平均每場入球
年份
平均每場入球
1908
3.61
1919
3.13
1930
3.70
1909
4.17
1920
2.63
1931
3.84
1910
3.36
1921
2.04
1932
4.25
1911
4.07
1922
2.27
1933
3.77
1912
3.25
1923
2.42
1934
4.04
1913
2.00
1924
3.07
1935
3.89
1914
1.92
1925
3.09
1936
3.49
1915
1.80
1926
2.80
1937
4.50
1916
2.15
1927
3.14
1938
4.28
1917
2.65
1928
3.42
1939
4.01
1918
2.65
1929
3.15
1940
4.45




(以上統計資料部份由網友KK兄提供,謹此致謝!)


界外球

此前擲界外球一定要雙腳站在邊線,犯規的一方會被判罰球。新例規定球員雙腳要站在邊線以外,擲界外球的球員雙腳可以一前一後,於是擲出的球將比前遠得多[A11] 。而由於1920年已修例規定擲界外球不會造成越位,所以1925年的新例造就了後來的所謂『手榴彈戰術』,即攻方球員直接將界外球大力擲入對方禁區心臟地帶,造成威脅,甚至入球。


西洋會與告山奴家族

這屆新加入甲組的西洋會 (Club de Recreio),為僑居香港的葡萄牙人的體育會,因當時香港人稱葡萄牙人為『西洋人』,所以他們的球會就稱為『西洋會』。

僑居本港的葡籍人士本來已經有一個叫Lusitano的葡萄牙會,位於中環,負責組織體育及其他聯誼活動 (見前文)。最初葡人聚居於上環對上的堅道、些利街、雲咸街一帶,19世紀末20世紀初,中國內地政局動盪不安,大量富有華人移居香港,集中於中環一帶,令該區房租大升,不少葡人因而搬到對岸、正在發展的尖沙咀居住[A12] 
,他們於1910年代在九龍成立另一遊樂會,即為『西洋會』,並向香港政府申請在九龍京士柏球場設立會所,1925年開幕[A13] 




西洋會規模龐大,除足球外,亦組隊參加曲棍球、草地滾球、木球、棒球、羽毛球、網球等體育項目,而且成績裴然,在20世紀上半葉的香港體壇有一定地位。

西洋會足球隊事實上於1919年已加入乙組比賽,可是1920-1921年那屆下半季卻因無法湊足人數出場,於192121退出聯賽[A14] 。之後兩屆西洋會均没有再露面,至1923年才再在乙組出現。

雖然在其歷史上只奪過一次甲組聯賽冠軍,而銀牌就從未拿過,但西洋會從來都是很難應付的一支球隊,因為它擁有一對名將告山奴兄弟。

告山奴 (the Gosanos) 這個葡萄牙家族居港多年,父親Julio Jesus Gosano1882824在澳門出生,後來全家遷往香港[A15] 。在香港出生的第二代有14兄弟姐妹,其中7兄弟在體育方面都有過人的天份,當中有兩人在足球方面貢獻尤大。

長子Adelino Vitus Gosano[A16] ,體壇人士暱稱為”Linus”,中文報章稱『A告山奴』或『大告山奴』,據說其球技可與李惠堂、孫錦順相比。大告山奴出生於1907615[A17] 1923年西洋會重新加入乙組比賽時,他首次露面,年僅16歲,任職中鋒,遜即光芒四射,協助球隊於1924-1925年拿下乙組聯賽冠軍

1925年西洋會獲准參加甲組比賽,大告從此在甲組大顯身手。由於表現出色,翌年即獲選入港聯前赴上海踼港滬埠際賽,此時他僅18歲,此後他即成為港聯隊的當然人選[S18] 

1930年大告連續第5年代表香港踼港滬埠際賽,賽後他要求足總給他一件印有足總徽章的外套,以為紀念,足總執委會開會決定照准。1931年他繼續入選港聯出席這項賽事,將紀錄再延長1年,可惜到1932年因未能請假隨隊而令這紀錄不得不終斷[S19] 

球王李惠堂如此描述他:『他有標準的身段,靈活的腳頭,腳法好,有腦經,轉身、奔跑、速度、球路均臻上乘 (左足射門力道微嫌不足)。』[S20] 

大告雖然在球場上令對方後防球員聞風喪膽,可他卻患有近視,乃『四眼仔』一名,後期比賽時需戴上眼鏡。他曾於1939年代表港隊征菲一役中,與對方球員爭頂頭球時眼鏡被撞脫,幸好玻璃没有碎,眼睛並没有受傷[S21] 

老二Bellarmino Tomas Gosano,體壇人士暱稱為Bertie,中文報章稱『B告山奴』或『小告山奴』,190937出生,就讀聖若瑟書院。自小已經顯露出他在體育方面的天份,11 (1920) 即獲得學校田徑賽的冠軍。之後他就代表西洋會參加曲棍球、棒球、遊泳、射擊、划艇等運動的公開比賽。1926年他加入母校聖若瑟的甲組足球隊,在本港甲組球壇首次亮相,當時他年僅16歲。後來轉會西洋會,1930年開始亦入選港聯隊。

兩兄弟以大告較為全面,是通天老官,可前可後,但以踢中鋒最為出色[S22] 。二人同時上陣之時,最初是兩人同當前鋒,但後來則通常是阿哥踼後衞,弟弟踼前鋒。

1932年兩兄弟加入聖若瑟。後又返回西洋會。

1937-1938西洋會退出聯賽,同年小告山奴加盟九龍會。

1940年他們又雙雙加盟光華。二人雖是葡籍人士,但與華人球會關係密切,除了這年跳槽光華外,還不時跟隨華隊遠征。例如1931年夏天大告跟隨華隊訪問爪哇;1947年小告隨星島征英。

大告於二戰後退出球壇,據說是因為近視的問題[S23] 

戰後小告改稱高山龍,再效力西洋會,至1952年該會取消足球隊,才宣告退休。退休前曾於1947年隨星島遠征英國。

當他於19527月退休,帶同妻子和61女移民到澳洲雪尼時,本港英文報章的標題聲稱他的離去標誌著一個年代的結束[S24] 。小告於1984720日逝世[A25] 

大告則於10年後,即1994421才於英國SurreyWeybridge市逝世,遺下兩子女[A26] 
西洋會現稱為西洋波會,只是一個草地滾球組織,不再參加足球賽。其會所位於九龍京士柏加士居道20號,近衛理道交界。由於地理位置相近,所以有部份人會與附近的九龍草地滾球會混淆[S27] 
帶近視眼鏡的大告山奴

小告山奴

 







 [A1]包括Garrison Recreation Club秘書Quartermaster Steel及海軍代表Murray


 [A2]Hong Kong Telegraph 1925-10-05、-10-08、-10-09


 [A3]Hong Kong Telegraph 1925-10-07


 [A4]Hong Kong Daily Press 1926-04-26


 [A5]工商日報1926-05-17


 [A6](1) Hong Kong Telegraph 1926-04-12-04-1904-22; (2) Hong Kong Daily Press 1926-04-22


 [A7]Inverting the Pyramid, p 42.


 [A8]國際足球協會理事會成立於1886年,由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及威爾殊四地的足球總會,加上國際足協組成,職責是訂定國際足球規例。


 [A9]Jonathan Wilson, “The Question : Why is the modern offside law a work of genius?”, The Guardian 2010-04-13.


 [A10]Hong Kong Telegraph 1925-08-10, -08-17


 [A11]Hong Kong Telegraph 1925-08-17
 [A12]1911年人口統計,全港有葡人2,558人,其中490人居於九龍;至1920年代已有三份之二居於九龍。見丁新豹、盧淑櫻著:《非我族裔  戰前香港的外籍族群》,第43-44頁,香港:三聯書店,2014.11


 [A13]同上,第50頁。


 [A14]Hong Kong Telegraph 1921-02-17


 [A15]網友kfng兄發現Ancestry.com網頁載有告山奴家族的一些重要資料,蒙他提點並提供該網頁的連結,得以令本文更加完整。


 [A16]大告山奴的全名是根據The Quest for Gold – Fifty Years of Amateur Sports in Hong Kong 1947-1997, by S F Lam and Julian W Chang. Hong Kong :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06。另Ancestry.com網頁列出的大告山奴的middle name “Victor” 而非 “Vitus”


 [A17]Ancestry.com網頁,2011-08-14查閱。


 [S18]The Quest for Gold


 [S19]當時告山奴在香港大學任職高級文員,港大指出,他是校內唯一懂得速記的人,而這年港滬埠際賽的賽期正是告山奴工作最忙的時候,而且他在之前一年的夏天曾告假兩個月跟隨華人球隊遠征爪哇,所以這次校方不可以再放人,見南華早報1932-01-1401-22。事實上,香港開埠之前,僑居澳門的英國人都找葡萄牙人來當文員,因為他們既懂英文又懂廣東話,英國人遷港後,亦將葡籍文員帶來香港,這些葡籍文員在港府和私人機構都有,所以文員成為葡人的專業。見丁新豹『移民與香港的建設和發展 – 1841-1951』,收錄於《歷史與文化:香港史研究公開講座文集》,香港:香港公共圖書館,2005.2


 [S20]李惠堂『球經釋疑』專欄,大公報1949-05-14


 [S21]李惠堂『球經釋疑』,載大公報1949-03-26


 [S22]李惠堂『球經釋疑』,載大公報1949-04-03


 [S23]李惠堂『球經釋疑』,載大公報1949-05-14


 [S24]The Quest for Gold – Fifty Years of Amateur Sports in Hong Kong 1947-1997.


 [A25]Ancestry.com網頁。2011-08-14查閱。 

 [A26]同上。

 [S25]維基百科『西洋波會』條。